老突击队员回忆与日军拼刺刀 灵感来自警匪片

17/08/18

  88岁的从远宽是一名抗日战斗英雄,他曾在肉搏时,手刃敌人指挥官。攻打泰兴时,他和战友们率先冲上了日军守卫的城墙。日前在上海,他向东方网记者回忆了抗战期间的峥嵘岁月。

  以下为从远宽老人口述实录:

  本报讯(记者张蕾)去年10月,两名男子在连续多日驾车跟踪北京星河湾某女住户后,被该女士丈夫反跟踪,并利用早高峰拥堵路段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的方式“撞停”,扭送公安机关(本报曾详细报道此案)。记者上午获悉,此事有新进展——驾车跟踪并策划绑架的两名辽宁籍男子姜某、张某已被朝阳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绑架罪提起公诉。

  起诉书显示,43岁的姜某和39岁的张某均系辽宁省铁岭市人,两人系同村村民,均为小学文化程度。

  13岁参加新四军跟着部队打游击

  我叫从远宽,今年88岁。我是13岁参加新四军的,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很快日本鬼子就侵略到我的家乡江苏如皋,日子鬼子到了我家乡以后到处烧杀抢,当时我只有9岁。刚开始是怕,后来发展到恨,就是仇恨。我心里面非常难过,总觉得中国人就这样变成亡国奴,心里很怒闷。

  1941年新四军在我们当地开展游击,开始不知道是游击队,也不知道他们打鬼子,也不知道他们是新四军,我们就盯着他,好奇啊,这些人走来走去干嘛呢?

  总觉得这些人很神秘,对我们老百姓也很好。所以我们就壮着胆子问,去打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开始都不肯讲,要保密,一次、两次下来,他们后来讲了,我们是打鬼子的。我知道这么个消息以后,我心里想,我要打鬼子啊,我就提出来我要参加你们去打鬼子,行不行。这两个条件我具备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后来就被部队接受了。

  到了部队以后,那个时候战斗、打游击,不像正规军做计划、了解情况再打仗。那个时候游击战每天都能碰到,每天都要打。这里打一仗,马上转移到另外一个地方再打一仗。不是有一个歌叫做游击队之歌,就是创作了我们当时的情况。

  第一次侦察:激将法取情报队伍成功伏击

  进入部队后,首长对我很好,让我去当侦察兵。第一次要完成一个侦察任务:到敌人据点里,了解敌人什么时候到什么地方,有多少人下乡扫荡,把这个情况搞来就行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化妆成农村的小孩,弄了一点野菜到了据点。后来果然有一个敌人的司务长出来,采购食品啊、蔬菜啊。买了菜以后,我没想到他叫我跟他一道走,那么这个时候我心里高兴了,跟他一起走,我机会就来了。

  这样就一边走、一边讲,他就讲你知道吗?皇军什么事情我都知道。我说皇军什么事情你都知道,你是吹牛的,我这么一激,他说你不相信啊。我说我不相信,皇军的事情你怎么都能知道呢?

  他就讲皇军明天有两个据点要调防了,他说你知道吗?我说我怎么知道呢?后来我就问他,什么叫做调防,我装傻啊。

  他说调防很简单,就是这个据点的皇军跟另外一个据点的皇军调防,我说我知道了,明天就要调防,我说你真不简单,真伟大,我真佩服你,你什么事情都知道,我相信了。到了营房里以后呢?我就晓得了,里面有多少日本鬼子,什么时候到什么地方去,这个事情我弄清楚了,我说你快点让我走,我要回去了。

  我回到部队以后把情况报告了。部队组织第二天打伏击。我们一个连就趁敌人调防,在路当中埋伏。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日军调防了,当时我们一个连埋伏在里面,敌人到的时候,干干净净,很迅速地把敌人消灭掉了。

  一处刺刀伤:肉搏干掉了鬼子指挥官

  我身上这个伤就是一次拼刺刀留下的。那是1944年日本鬼子扫荡的时候,我们打了一仗,打了一仗以后有些鬼子没有打死,向据点逃,要逃回去。当时我发现有四个鬼子,我心里想肯定要把他们消灭。

  但当时连长不在身边,没有办法请示,所以我后来冒着受处分的心,情愿把鬼子打掉,回来受处分也愿意。所以,我就指挥一个班的战士,就追这个逃跑的鬼子。他被我们追上了。追上以后呢?他知道走不掉了,他就停下来转过头来,准备跟我们拼刺刀、肉博。

  如果正面上去的话,我们要吃亏的,我马上分成四个小组,我在正面引诱敌人,三个小组从侧面包围敌人,把敌人的注意力分散。

  瞅准机会,我带人从正面一个猛冲上去,我看准了四个鬼子当中一个拿指挥刀的,我想,擒贼先擒王。我用全身的力气,把心里的全部仇恨集中在刺刀尖上,一个前冲上去,把小鬼子刺倒。一刀从前面穿到脊背,就把他干掉了。其他几个鬼子看到这个情况都慌了。

  其他三面小组的同志,全部上来,和剩下的鬼子进行肉博,把鬼子刺掉了。

  带突击队攻泰兴城 7人杀出血路爬上城墙

  我讲一次突击队,这一仗是打泰兴城,泰兴城我们是攻坚战,敌人防守,我们进攻。这个战斗的性质不一样。我当时在发高烧,部队打了两天了,但是打不下来,敌人防守工事比较坚固,有城墙,有护城河,还有工事。我们部队前两天没有打好,伤亡也很大。

  第三天,军区首长下决心,一定要在今天晚上把它拿下来。我们团接到了攻坚任务。这个时候连长对我讲话了,我们要你组织一个突击队,能够打破我们全连进攻的突破口。我说可以,就选拔十几个富有经验的战士,配备我们全连最好的枪、十几条能够上刺刀的枪,再保证我们每个人都有两排子弹,这个子弹都是经过挑选的。因为当时不但子弹少,而且有许多打不响的。另外,刺刀能够上好,还有手榴弹,那个手榴弹每个人只有两支,保证每个突击队员四个手榴弹。就用这样的火力杀出一条血路。

  半夜时分,冲锋号吹响。

  当时的战场情况怎么样呢?比白天还要亮,敌人照明台、汽油灯全部打开。我们在城墙下面,敌人在城墙上面,手榴弹往下扔。整个战斗场地都是硝烟弥漫,看不到的。

  我们从开阔地冲到城河边已经牺牲了几个同志了,到了河边有几个同志不会游水的,那个城河通长江的,水流也蛮急的。开阔地牺牲了几个同志,过河的时候又被水冲走了几个同志。他们不会游水,就沉下去了,被淹死了。

  上了岸,我转过头来一看只有七个同志了,本来十五个人。我觉得还不错了,还有七个人。我们就爬上城墙竖起竹梯。

  第一次、第二次竹梯都被敌人推倒了,快爬到城墙的时候,敌人连人带竹梯就推下去了。后来我们想,我们的竹梯太高,城墙是这样平的,敌人容易把它推倒。第三次架出去就到城头,不露头了。

  公诉机关指控称,姜某、张某于2014年春节后预谋进行绑架,此后使用伪造的身份证购买机动车并窃取机动车号牌、购买锤子、手铐等作为犯罪工具。此外,两人还在通州区多次挖掘深坑,欲用于关押绑架对象。

  2014年9月,姜某、张某二人在陕西省西安市府谷县将驾驶奔驰牌汽车的王先生(29岁,北京市人)作为绑架对象,并依据安装在该车上的GPS跟踪器追踪至北京市朝阳区星河湾小区。2015年10月,姜某、张某又改确定在星河湾小区居住的高女士(30岁,内蒙古自治区人)为绑架对象,此后将GPS跟踪器安装在其驾驶的宾利牌汽车上。2015年10月30日,在跟踪途中,姜某二人被当场查获。

  此前检方披露,经讯问,犯罪嫌疑人自称于2014年春节在电视上看警匪片,觉得绑架来钱快,便想效仿影片中的手段挣笔大钱。

  二人供述称,为实施绑架二人还编写了向家属索要钱财时的台词,并绘制了路线图以逃避检查站检查。

  第三次,我自己上去,后面就一道跟上来了。我上去的时候,一个地方正好是敌人的重机枪架子,我首先两个手榴弹扔出去。手榴弹爆炸,我就翻上去了。这个时候敌人的机枪手被我一脚踢下去了,机枪就变成我的了,我调过头来就打。血路就是这样打开的。最后把全城的敌人全部消灭或俘虏了。

  那次我也很光荣,得了很大的奖。

  公诉机关认为,姜某、张某为勒索财物绑架他人,以绑架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二被告人为了实施绑架犯罪,准备工具,制造条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系犯罪预备,可以比照既遂犯减轻处罚。

  朝阳法院已正式受理此案。 J00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