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南理工女大学生爬山失踪 校园刑事案件被告人和被害人多为男性

17/11/13

华南理工女大学生爬山失踪搜寻组发现疑似遗体

失踪的广州大学生毕敏仪(资料图片)

  原标题:最高法通报67起校园内刑事犯罪典型案例

  昨天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对北京、河北、福建、四川4省市发生在校园内的67起刑事犯罪典型案例进行通报,其中38起为故意伤害,占绝大多数。最高法新闻发言人孙军工介绍,这些案件的被告人和被害人多为男性。

  截至今天上午(24日),独自一人从广州到深圳梧桐山爬山的华工女大学生已经失踪超过90小时。深圳罗湖警方11时在官方微博上通报表示,2015年7月24日上午10时许,盐田公安分局海山搜寻组在盐田林场盘山公路二通道高架桥下方山涧处发现一具疑似失联女大学生毕敏仪的尸体。目前,相关情况正在进一步核实中。罗湖警方提醒广大市民,参加爬山等户外活动尽量结伴同行。(广州日报记者童丹)

  早前报道:

  (7月20日)17时42分,警方接到毕敏仪迷路报警求助电话,这也是她最后一次与外界联系

  至记者截稿前,华南理工大学广州分院大三学生毕敏仪已失踪54小时。7月20日,毕敏仪独自一人前往梧桐山国家森林公园登山,之后便杳无音讯。家属报警后,警方通过手机定位确定毕敏仪手机信号最后一次出现是在梧桐山往盐田方向,搜救工作由此展开。自7月21日,深圳警方、山地救援队以及蓝天救援队已组织两次进山搜救,均告失败。

  今年22岁的毕敏仪是广州市花都人,大三学生。7月19日第一次来到深圳,到达深圳后寄宿于同宿舍女生黄同学家中。毕敏仪原本约好另一位陈同学20日上午10时30分登梧桐山,但因陈同学有事,没有任何登山经验的毕敏仪独自一人前往。出发时,毕敏仪身着白色T恤,黑色半身长裙,白鞋,双肩包,带有现金、伞和少量水等。但到了下午5点42分,警方接到了毕敏仪的迷路报警电话,称自己在山里迷路。这是她最后一次与外界联系。当晚8点,黄同学见毕敏仪迟迟未归,开始打电话寻找,但电话通后无人接听。夜色已晚,毕敏仪迟迟联系不上,黄同学接连拨打电话,然而电话的另一头却是重复的忙音。到了晚上10点半,更让人揪心的情况发生了。电话的另一头显示手机已经关机。黄同学急忙打的去了东湖派出所报案,并将毕敏仪失联的消息告诉了毕敏仪在广州的父母。

  “我们得到女儿失踪的消息,急忙在第二天早上赶来深圳。女儿现在都没找到,我们能不紧张吗?”记者随后联系了毕敏仪的家属,她的妈妈嘶哑着嗓子在电话一头说。然而从22日凌晨至今,深圳山地救援队的搜救并未有结果。除了两个中队的特警,目前,深圳山地救援队和蓝天救援队也加入了搜救行动。警方表示,搜救行动仍在继续。并提醒市民要注意:登山时要结伴而行,不要独自一人贸然前行,同时要注意保持手机等通讯设备的畅通,尽量选择大路。

  记者将继续关注此事。

  -行踪

  7月20日

  ●11时27分,毕敏仪进入梧桐山国家森林公园

  ●据热心网友提供信息,曾在14时30分于深圳小梧桐顶见过毕敏仪

  ●14时45分,毕敏仪曾在同学朋友圈进行评论“爬了三小时,全身湿了又累又冷”

  ●17时40分,黄同学曾接通过毕敏仪电话并询问是否回家吃饭,得到回答是‘自己在外面吃’

  ●17时42分,警方接到毕敏仪迷路报警求助电话,这也是她最后一次与外界联系

  ●20时40分,毕敏仪手机可以打通但无人接听

  被告人平均年龄在15到17岁之间

  这些案件发生在2007年至2014年,均为校园内、或起因在校园内的刑事犯罪案件。其中除有38起为故意伤害外,还有聚众斗殴、寻衅滋事各10起,抢劫案件5起,此外还有强奸和强制猥亵妇女等案件。值得注意的是,青少年更容易受到网络色情和暴力等不良影响,有2起案件涉及到利用网络犯罪或者网络为犯罪的主要起因。从年龄跨度来看,案件被告人平均年龄为15至17岁,被害人平均年龄为14至16岁。孙军工表示,校园犯罪案例的犯罪诱因简单,但危害后果严重。

  据了解,校园犯罪案件在定罪量刑时,应坚持宽严相济和双向保护,在依法保护未成年被害人的合法权益时,也要依法保护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未成年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孙军工强调,这些案例反映出青少年冲动易怒、不成熟的性格,以及自我控制能力差,心理因素不稳定的特征,而有些学校管理不善,对学生心理成长疏于关注。孙军工同时指出,案例反映出青少年法治意识淡薄以及家庭、学校和社会法治教育缺位的问题。选择开学季通报这些案例是希望社会能够给予未成年人更多的关爱,教育他们依法行事,帮助他们顺利成长。

  离异家庭少女殴打他人并强迫拍摄裸照

  有些案件的当事人缺少监护人的有效监管,在家庭教育方面存在缺位的情况。福建高院党组成员段思明通报的林某某、楼某某强制侮辱妇女案就属于这样的情形。2013年4月10日,林某某认为其被陈某某辱骂,通过他人将陈某某约出并带到巷子里,林某某与楼某某先后对被害人实施打耳光、拉扯头发等殴打行为,此后,林某某叫被害人“把衣服脱光”,对方因害怕哭泣而不敢反抗,遂将衣裤脱光,林某某、楼某某及在场的另两名女学生对被害人围观取笑。其间楼某某使用手机对陈某某的裸体拍摄了十余张照片,通过蓝牙传送给在场人员。当晚被害人陈某某即向公安机关报警并到医院就医,被告人得知被害人报警后,将手机中被害人的裸照删除。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楼某某、林某某行为已构成强制侮辱妇女罪,因系初犯,作案时均不满十八周岁,主动归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案发后积极赔偿并取得对方谅解,以及案发时在场人员均为女性,被害人裸照被删除,未造成其他恶劣影响等情节,判处林某某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判处楼某某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案件被告人与被害人均为少女,被告人楼某某与林某某的父母均离异,二人自幼均缺少监护人的有效监管,祖父母对其过于溺爱,管教乏力,她们缺乏正确引导,思维叛逆,法制观念淡薄。家庭在未成年人成长中具有重要作用,应当重视孩子的心理成长,切实履行好监护责任。

  有学校四个校区仅配备十三名保安人员

  正如孙军工所说,有些学校存在管理不善的情况。据北京高院副院长安凤德介绍,2013年4月,王某在北京市某职业高中门前滋事,持刀扎伤被害人王某某,后又在某大学南门附近,无故殴打李某某、肖某。北京市某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对被告人王某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本案因校园矛盾引发,两名在校学生发生纠纷后,试图通过“约架”的方式请社会人员帮忙解决。在此过程中,社会人员在上课期间闯入教室将学生带出学校,并在学校门口无故将其他学生扎伤。该案中,被告人王某等社会人员进出该职业高中时,门岗处均无保安人员履行核实身份、查验证件、登记信息等安全保卫职责,致使被告人王某可随意进入校园滋事。

  ●22时30分之后,毕敏仪手机彻底关机

  案件审结后,法官专程前往该校调查了解安保措施情况,发现门岗虽有两名保安人员,但并未对进出车辆及人员进行查验、登记。可见,学校并未对此案发生引起足够重视,亦未吸取教训,安保制度仍未有效落实。该校四个校区、两千余名在校生仅配备了十三名保安人员,且人员流动性较大,常存在工作几个月即辞职的现象。为此,该法院专门向区教委发送了司法建议,建议教委协调各方,确保各学校配备充足的保安人员,保障校园安保人员的稳定性。区教委积极采取措施整改,并向法院正式复函,表示已建立健全该区教育系统安全保障体系,全方位监控校园安全问题。

  文/本报记者 张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