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期间 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解密海南文昌航天发射中心

17/10/16

  在此次极端降雨考验中,农村泥砖房的问题越发凸显。根据民政部门统计,全省倒塌房屋2.62万间,其中全倒户大部分是泥砖房,因灾造成人员伤亡的也主要是由于泥砖房坍塌。

  “要下决心用几年时间解决农村泥砖房问题”,省委书记胡春华在视察灾情时强调,“改善贫困群众生活条件,提高山区农村防洪抗灾能力”。省长朱小丹在全省救灾复产工作会议上明确要求抓紧制定和实施加快泥砖房改造方案。

  文昌5月16日电 题: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解密海南文昌航天发射中心

  记者 付美斌

  南方日报记者经过多方探访发现,当前泥砖房改造事关全省八分之一的农户民生问题,资金、建设等方面存在一定困境,亟待创新思路突破解决。

  倒塌房屋90%以上是泥砖房

  就在刚刚过去的洪灾中,韶关翁源县翁城镇倒塌了5间房屋。尽管让翁城镇镇长朱启养很心痛,但比起以往,他还是稍微舒了一口气。

  翁城镇位于韶关南面,地势低洼,极易遭受洪涝灾害。在3年前的“5·6”洪灾中,全镇倒塌房屋729间,全倒户123户。特别是该镇富陂村委会的第六村小组,全倒户数量占到了富陂村委会全倒户总数65户的一半以上,由于村民绝大多数姓曾,洪水一来房子就被浸,该村甚至被人笑称“水浸曾”。

  2011年开始,富陂六村获批了省“农村低收入住房困难户农房改造”项目。随着规划为42户的新村建设,村里已彻底告别泥砖房。在今年的“5·6”和“8·17”两次洪灾中,该村再无一间房屋倒塌。又有人笑称“坚强曾”。

  记者从有关部门了解到,全省因洪水导致的房屋倒塌,有90%以上的都是泥砖房。像韶关翁源县这样,通过农房改造明显增强了村民抗灾能力、减少损失的例子,广东省内还有很多。据河源市东源县相关负责人透露,在这轮洪涝灾害中,经过农房改造那些新建的房子,一户都没有倒塌。“在百年一遇的大洪水面前,证明我们农房改造的效果还是很好。”

  广东省三防办相关负责人也告诉记者,泥砖房改造可能平时看来只是一个扶贫济困的项目,但其对于防灾减灾的意义也非常重要。广东每年正面登录的台风不少,又是降雨高发地带,常常由此引发洪涝灾害。一旦灾害来临,房屋这一块是最关键的地方,“这是保护老百姓生命财产安全最后一道屏障。”

  这一轮的洪灾中,全省房屋倒塌2.62万间,主要都是泥砖房,泥砖房的改造已处于攻坚阶段,显得犹为迫切。

  改造规模受限制,推进工作陷困境

  在广东,第一轮泥砖房改造始于2003年“十项民生工程”之一的农村安居工程。在历届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的重视下,农房改造工作不断推进提升。

  据综合有关县(市)统计资料显示,有人居住的泥砖(茅草、土坯)房数量为约占农村总户数的20%以上——因此,泥砖房问题关系到全省八分之一的农户民生问题。2011年,广东省扶贫“双到”工作启动,第二轮农村危房改造工程随之开展。根据计划2011年-2015年,全省目标解决54.15万户的农村泥砖房改造。截至目前,还有30万户左右有待改造。

  小小泥砖房,却是农户生存的一片天,因此解决起来,并非易事。

  记者通过多方探访发现,困难主要集中在资金问题。一方面,农房改造省级拨款对农户进行资金支持,要求市县两级要从当地财政给予专项配套,每户不低于5000元,市县两级补助资金可由各有关县(市、区)在确保完成农村低收入住房困难户住房改造建设任务的前提下,统筹用于有关村庄公共设施和村容村貌整治建设。但由于需要进行改造的大多是贫困地区,地方财政压力较大,客观上造成部分县市实施进度相对滞后。

  为了督促地方,扶贫办将农房改造任务列入市县扶贫的重要考核指标,“每年改造量完不成的话要进行问责。”因此大部分市县经过努力,还是能够统筹出资金,保障任务按时完成。

  但这种做法带来一个副作用,鉴于此种压力,个别地方在上报时任务量就往往不敢报多。或者上报的一些都是比较能容易完成任务“有家底”的农户。对于最贫困最需要“兜底”保障的农户就有可能被镇村选择性上报,因此导致农房改造的规模和实际质量就受到限制,推进部门工作陷入两难境地。

  另一方面,即便拿到2万元的补贴,要农民筹齐剩下70%左右的建房资金也绝非易事。根据目前市价,农房改造毛坯房成本价大约为每平方米800-1000元,按80平方米计算,建起一套房需要6-8万元。省政府在2013年加大扶持力度后,每户拨款1.5万元,大概占建房成本的30%。也就是说,进行农房改造农民需要自己出资5-6万元。

  资金汇集有限,只是杯水车薪

  于此,资金来源的三个渠道有两个都比较困难,似乎就只能靠省里多投入钱来解决。“省财政每年的预算有限,不可能在这一个项目上无限投入。”但单靠扶贫办的力量,似乎又有些单薄。

  记者了解到,扶贫部门尝试过向中央争取相关专项资金,也获得了一些支持。在省里,除了目前财政预算投入的54.15亿元,去年8月,广东省向中央争取到了7亿多的农村危房改造资金。今年省里面加大扶持力度,从两年前省里面的补助1万元提升为1.5万元,其中有一部分就来自于统筹中央拨款。

  记者曾在江西省瑞金市采访发现,由于财力有限,当地的危旧土坯房改造一直进展举步维艰。但去年,《国务院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计划出台,作为原中央苏区的瑞金市借此机会通过农业、建设等多个系统向中央争取。瑞金市危旧土坯房改造指标从过去的8869户猛增至3万户。

  在韶关市始兴县,开始尝试在泥砖房改造中引入金融扶持资金。始兴县与大众村镇银行一起探索创新信贷产品,该银行率先与马市镇涝洲水村丰山组签订担保合作协议,一次给予该村66万元的授信额度,并与村民之间签订贷款联保协议,提升无抵押贷款的资金额度。

  事实上,省一级扶贫部门也考虑过向社会想办法,借助社会资金支持,特别是借助扶贫“双到”帮扶单位帮扶资金,就拿出了一部分来加大特困户比如“低保”“五保”的补助力度以及用于“两不具备户”搬迁。

  扶贫部门和有关的驻村帮扶单位就通过发动社会和乡贤,统筹各类资金去帮扶他们,加快他们农房改造的进度。特别是发动社会各界,涌现了一批诸如碧桂园参与帮扶的英德市树山村、广州市黄埔区对口帮扶的丰顺县梅溪村等等农村住房改造的示范点。

  但对于广东庞大的泥砖房改造需求来说,这些都只是杯水车薪。

  跨部门组合、调动社会力量

  泥砖房改造需新思维

  记者手记

  广东一直以来也在政策上争取中央支持,事实上,住建、国土等中央部门也有不少的涉及农村住房改造相关配套政策和资金,但一直以来我省农房建设由省扶贫办负责。这导致一方面广东在向上的资金筹措上减少了来源,另一方面,各方已有的资源也不能汇集到泥砖房改造这个篮子里来。

  各部门之间联动,形成合力,应该是解决泥砖房改造困境的第一步。放开思路,运用市场机制向社会寻求资源,应该是解决问题的第二步。

  过去,扶贫部门通过发动扶贫“双到”帮扶单位驻村扶贫,并借助省扶贫基金会这样的社会机构募集了一部分资金。这样的来源单一,且无法长效保障。在广东这样一个市场经济高度发达的省份,完全可以借助农村金融产品、信贷模式探索等更为市场化的手段,帮助我们用更为高效有序的方式凑集、利用资金。

  解决泥砖房改造的资金之困,甚至可以考虑借助城市住房保障体系的思路,除专项资金外,尝试建立一些更为灵活和弹性的补贴形式和手段,比如,各级政府能否每年筹拨一定量资金,专门成立“农村泥砖房改造专项基金”,参照住房保障基金的方法,更有弹性和农民自主性的收集资金、统筹管理、最后惠于农民。同时,在考核机制和激励机制上也更有弹性,不定死任务。

  “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将成为国际航天发射中心。”

  海南省文昌市政府15日举办“月亮湾五月大讲坛”。中国知名航天专家、海南航天城项目发起者、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何质彬以“文昌航天城的历史重任”为主题,解密文昌航天城建设历程,以及独特优势和给国家、海南、文昌带来的深远影响。

  这位76岁的院士说,上世纪70年代,一些航天专家就认为海南纬度低,有效载荷特别高,卫星运行寿命能延长2至3年。何质彬等人几经努力,文昌航天发射场于2009年9月14日正式开工建设,2014年10月基本竣工。

  何质彬说,建成后的文昌航天发射场,主要用于发射中国新一代大型运载火箭,“文昌航天发射场把中国现有的酒泉、西昌、太原三个卫星发射中心的功能全包括了”。

  他认为,文昌航天发射场有着不可超越的优势。“文昌航天发射场紧靠海岸,海上运输能解决大型运载火箭的运输难问题,发射场全信息化,同时也是无毒、无害、无污染的绿色环保发射场,发射采用的液氢液氧加煤油的燃料,释放出的二氧化碳和水,比全世界任何一个发射中心都优越。”

  何质彬谈到,文昌航天发射场的发射角度,能保证运载火箭的第一节脱落在东沙海域,第二节脱落在南太平洋海域,不会给内陆城市农村带来影响,脱落在大海的火箭带来的污染会被海水稀释,不会造成环境污染。

  他进一步分析说,文昌航天发射场投入使用后,将极大提升中国商用卫星在世界的地位。“估计从2016年-2025年,将有上百颗卫星在文昌发射。”

  “这给文昌、海南,乃至中国带来的效益不可估量。”何质彬说,中国目前只是世界上第三航天大国,但距离“航天强国”还有差距,文昌航天城是中国向航天强国迈进的保证。“目前,美国、欧洲、俄罗斯、中国发射一枚火箭的费用分别约为7000万美元、6500万美元、5500万美元和3500万美元。我们的价格优势很明显。”何质彬表示,文昌在未来将成为国际商用卫星发射基地。

  对此,他建议:“海南应抓住文昌航天城这个资源,延长、发挥产业链,放大影响,让游客来海南不再只是看海水、看沙滩、感受阳光,而是能体验到‘太空旅游’。”

  从更深远的角度看,泥砖房改造并不是抵御灾害和解决贫困的权益之计,它是一个长远工程。或许我省可以在农房改造工作上形成跨部门的协调机制,发动社会各界更大支持,探索更多利民惠民的政策。

  甚至,大胆设想,它的尝试,可为广东对于中国农村住房保障体系建设的投石问路,成为我省“三个定位、两个率先”战略部署下的农村建设“点睛”之笔。(记者 邓圣耀 谷立辉 见习记者 肖文舸 特约通讯员 黄薇薇 吴婷)

  “文昌不仅是个发射中心,还是个航天城。”何质彬说,文昌航天城是以发射中心为主体,太空旅游为龙头,航天科技产业中心为依托,“三位一体”来规划的,这融合了高技术、高科技的文昌航天城必将为海南经济社会发展起到重大的推动作用。

  何质彬预测,2016年文昌航天发射中心进行首次发射时,将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国内外民众涌向文昌,这对文昌是机遇更是考验。“文昌将成为航天爱好者的天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