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秀柱参选的最大挑战 阻止美潜艇靠近

17/11/14

  如同外界预料,洪秀柱挟着人气一举越过“总统”初选的“防砖门槛”,如无意外的话即将成为国民党“总统”候选人,但是主观的个人性格与客观的政治现实,将成为洪秀柱未来参选的最大挑战。

  过去洪秀柱在“立法院”以问政犀利、质询直率著称,作为“立委”这可能是极为正面的形象,但是作为领导人恐需要更多稳重与大度的特质。如同柯文哲的困境一般,洪秀柱不改“自走炮”个性,针对许多敏感的政策议题常常口无遮拦,“兴利重于除弊”本就是行政首长与民意代表之间最大的差别,两者的角色边界怎能混为一谈?

  “中国大陆真想挑战美国海上霸权吗?”在最新一期台湾《亚太防务》杂志看来,至少在台湾海峡、东海乃至南海这样的“局部水域”,大陆海军开始面对美国同行时变得“信心十足”。该刊还推想解放军把潜艇与水雷武器相结合,可能对试图打破中国“反介入/区域拒止”战略的美国海军造成“不对称威胁”。对于这一说法,解放军海军专家刘江平25日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说,台媒有意夸大了潜艇布雷的效能,奉行积极防御战略的解放军海军没有去美军亚太基地门口布雷的理论和演习。

  台媒称大陆摸索用潜艇布水雷

  《亚太防务》援引美媒的数据称,大陆在2002年-2012年共有43艘潜艇下水,这一数字还不包括最近从俄罗斯购买的8艘“基洛”级柴电动力潜艇。事实上,1995年-2012年,中国先后部署超过50艘新型潜艇。

  更重要的是,“外交”、两岸与防务这些议题更需要仰赖宏观的视野、严密的逻辑与专业的知识长年累积而成,洪秀柱近期的一些政治发言,引来不少争论,即与其长期关注台湾“内政”议题,欠缺国际与两岸的思维有关。此外,幕僚专业素养不足也是一个原因。

  笔者先前分析即指出,党内人和问题,亦是洪秀柱必须注意之处,特别是修补与朱立伦、王金平的关系。洪过关之后,高调向王金平请益的宣示也让其难以下台阶,结果就是王婉拒出任其竞选总部辅选职务,这对洪未来的选情无疑是雪上加霜,因为王金平在全台拥有丰沛的人脉与关系网络,国民党还需靠王的加持。

  失言风波再加上欠缺党内人和的加成效应,将会出现在洪秀柱寻觅副手的难度上。理论上,“副总统”的功能只有在选举时较为显著,意即其不仅应扮演互补角色,还应当发挥加分的最大化效应;很明显地,适合洪的副手人选应为南部出身的男性政治人物或企业家。由于洪秀柱与南部社会脱钩,在国民党选情堪虑的状况下,惟有党中央出现协调此一困境较好化解,但以目前的情势来看,洪要觅得具有指标与代表性副手人选难度颇高,而具有实力的国民党一线政治人物又不愿屈就。

  笔者之前也评论过,洪秀柱日后若不修正其初选的选战策略,将在“总统”选举与“立委”选情同时面临危机时,如何迎战来势汹汹的蔡英文?

  报道称,解放军海军在大力发展潜艇的同时,反潜战能力似乎仍处于滞后状态。到目前为止,解放军海军仍然没有真正完备、专门用于反潜战的现代化水面战舰。此外,解放军海军在海上反潜巡逻机和反潜直升机方面仍然比较欠缺。对此,美国海军经过长时间观察,推测解放军海军正探索潜艇与水雷之间的联系,以构建新的重要战力。

  文章认为,解放军海军的战略家,为水雷作战部署设想了一个非常宽阔的平台(包括非军用船舶)。在对这些水雷布设平台的优缺点做出系统分析后,他们似乎已经得出结论——对于攻击性而言,利用潜艇输送水雷是非常理想的,特别是远距离攻击性布雷任务。有分析认为,“敌方空军和海军给潜艇带来的限制相对较小,因此渗透到敌人后方布设水雷就更加容易一些”。而且,根据另一份报告,(潜艇)这种平台“还有实现高质量秘密行动和奇袭的可能……因为一艘位于海港外10到15公里、水下深度约40米的潜艇,将有能力发射一枚高效的自航式水雷,杀入海港……”

  大陆要“复活”苏联核水雷?

  报道称,中国拥有大约5万到10万枚水雷,由“接触式、磁力式、声控式、水压式、混合反应式、遥控式、火箭上浮式和自航式等30多种水雷”组成。

  《亚太防务》认为,大陆似乎对发展和加强自主研制的深水上浮式水雷表现出浓厚兴趣。解放军海军航空工程方面的专家和海军舰艇学院的专家已经发展出一些方法,来预知火箭推进式水雷的攻击概率。各种各样的附加性研究也已经分析了发射平台的稳定性、水下火箭推进系统以及发射后的轨迹。其他一些海军水雷研究则检验了目标的追踪、爆炸的最大值以及对舰艇的杀伤程度。

  文章还推测,大陆海军分析人员关心的“将战术核武器武装到水雷上”,目前还存在一些讨论。其中有分析人员认为,核水雷能够击沉2000米范围内的敌方核潜艇。另有文章则认为,虽然有1/3的分析人员主张,核水雷战对于未来深水反潜战行动来说具有非常令人期待的前景,但携带核战斗部只是提高水雷杀伤力的一种逻辑方法。报道称,虽然目前还没有中国存在这种海军战术核武器项目的直接证据,但这些文章或许暗示,有必要紧密观察大陆这方面的任何努力。

  限制美核潜艇的一个捷径

  《亚太防务》还假想在一场由南中国海的敌对行为而引发的冲突中,大陆水雷被大范围部署是有可能的。但对于大陆国防分析家来说,当前及在可预见的未来时期,最有可能的作战想定都将与未来台湾地区的微妙地位问题有关。

  不过,文章也认为,以上的作战想定只代表,在未来可以预料的台海作战假想中解放军可能采取的攻击性水雷战的一小部分。大陆一项对反潜战的研究建议,通过“在敌人基地港口附近的出口部署水雷……就可以限制敌人潜艇进入海洋的能力”,这样水雷会成为攻击敌人潜艇的最佳工具。实际上,可以想象解放军海军可能会尝试在重点基地外部署水雷。这一范围是在解放军海军潜艇的最大持久极限范围内。文章认为,琉球群岛周边海域也很容易遭遇大陆的攻击性水雷战行动。

  海峡导报特约评论员张宇韶(民进党“中国事务部”前副主任)

  报道还引用另一篇文章的话称:“在大量研究的基础上,解放军相信美国核潜艇是非常安静的,很难对其进行反击,因此必须对其进行限制……”根据这种分析,这一考虑已成为大陆对自航式水雷展开研究的主要动力,并且解放军海军最有可能的做法将是“在太平洋的第一岛链的每一个水道都部署自航式水雷,从而形成一种共同封锁线,防止美国核潜艇进入中国周边的海域”。

  解放军海军专家刘江平认为,台媒的报道有意夸大了潜艇布雷的效能,大国海军更强调立体布雷,即水面、空中、水下综合布雷,光靠潜艇布雷效能是比较低的。现代海战是一种体系作战,不是靠一两种武器就可以取胜的。解放军奉行积极防御的战略,和平时期不布雷,战时如何布雷,要看领海受到袭扰的程度,解放军海军没有去美国亚太基地门口布雷的理论和演习。刘江平说,核水雷是一种战术核武器,大陆在研发、使用核武器方面都是非常谨慎的。(环球时报 特约记者 邱远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