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写真:台湾灯会落幕 望再与她合拍电影(图)

17/08/06

  台北3月7日电 题:台湾灯会落幕 志工力量值得借鉴

  记者 张一凡 郑巧

陈柏霖苦等桂纶镁12年望再与她合拍电影(图)

    陈柏霖(左)和桂纶镁合拍《蓝色大门》培养出好默契,戏外也是无话不谈的好友。(图自台湾《中国时报》)

  “这是台湾最大的一次灯会。”来自台北某技工学校的梁雅苓老师和她的先生开心地告诉记者,为观看灯会闭幕式,两人6日下午赶往桃园市,在欢快的音乐声里,梁雅苓举着手机拍个不停。

  始于1990年的台湾灯会,一直以传承民俗技艺为宗旨;每年元宵节,灯会主灯造型皆以该年生肖为主题,辅以副灯、祈福灯区、欢乐灯区等多元花灯艺术。此前灯会多在不同地方的庙宇举行,今年进行了许多新尝试。

  台湾“交通部”观光局旅游组负责人蔡宗f告诉记者,2016台湾灯会首次在30万平方米的区域里集中展示,主题灯为齐天大圣造型,创历届“新高”,灯高达26米,且每隔30分钟,在激光、霓虹、烟雾和音乐的衬托下旋转360度,让许多观光者慕名而来。截至3月6日,为期12天的灯会共接纳游客2000万余人次,创下台湾灯会参观人数之最。

  蔡宗f说,本届灯会首次将玻璃运用到花灯中,并辅以声光电装饰,开创了台湾花灯制作的先河。来自日本的植山夫妇告诉记者,近3年来,他们每年都选在台湾灯会期间来台旅游,“每一次灯会都不一样”。

  灯会现场,统一着装的志工时常引起人们关注。记者看到,在每天接纳万余人的场地上少有杂物。熙攘的人海里不时有志工举着“垃圾不落地,敬天又爱地”、“地球我的家,环保靠大家”等牌子巡游,一位从事建筑业的郑姓男子告诉记者,他和他的伙伴每天都到会场来服务,“我们的任务是拾垃圾,其实你看我们捡不到什么东西。”他挥着手里竹制捡垃圾的工具,很是自豪。

  一群日本观光客下了飞机直接来到灯会现场,他们的行李齐整地存在专门的寄存间,志工的贴心让谨慎的游客可放心观展。“可以安心看到散场啊”,年轻的志工用日语嘱咐道。

  每天穿梭在场地的志工成为灯会成功举办的保障之一。据蔡宗f介绍,本届灯会上有9000多名志工参与各项服务。

  3月4日电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30岁的陈柏霖今年最大的愿望是诠释双重人格的角色、入选金马创投的电影《Schizo》能顺利完成,“这是我们公司的第一部片,最重要。”回首出道12年,他还有个未圆的梦,就是希望再与《蓝色大门》的导演易智言、桂纶镁合作电影。

  他说在两岸拍片,常与范冰冰、林依晨、陈意涵搭档,但与感情最深厚的桂纶镁只合作一部片、一个广告,让他颇遗憾。他说,“我跟小镁认识最久,和她像家人。她已经得到金马影后,其实一直有电影找我们,但也都刚好没有答应。”

  台湾灯会也是现代艺术、传统文化的展示平台。据介绍,2016台湾灯会开幕式上有境外多个表演艺术团队进行展演,闭幕式上的演出则是由台湾各地艺术团及学校组织。台湾戏曲学院学生表演的昆曲、京剧及民俗文化展示成为焦点,吸引数以万计的观众长时间驻足观赏,其中大多为青年人。

  “忙碌的社会让元宵节快要被遗忘,希望透过灯会的举办,让民众重拾元宵节的欢乐,并成为大家在春节期间的共同期待与回忆,也期待塑造出一个国际级特色活动。看到这么多人来观看,我们的目标达成了。”台观光局业务组副组长陈琼华这样说。(完)

  陈柏霖陆续接下3个代言,加上拍戏工作繁忙,但他每月都抽出时间与桂纶镁碰面,表示两人曾“预谋”灌易智言喝酒,希望早日圆3人再合作的梦想。“若3人再工作,就像同学会,很有趣,可惜导演总是深思熟虑后,就没下文了,可能还没遇到很厉害的剧情要给我们演吧。”

  他和发型师Kim投资开发廊,忙碌如何照顾父母?“我都是放一笔钱给家人拿,不够就再放。投资若赚钱,就再扩充一间店,就算被骗钱也没关系,我对物质欲望不高,兄弟、家人都比钱重要,恋情也顺其自然。”

本文由诚信在线http://job.jishanbbs.com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