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车司机不认路被导航“忽悠” 醉驾司机当街睡着堵了一条街

17/07/24

    2013年,随着各种打车软件陆续登陆南京,打车似乎没有那么难了。如今,习惯了用手机打车的市民却逐渐发现,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有时候甚至不知道该不该去投诉。最近一段时间扬子晚报记者对市民们在“互联网+”时代遇到的各种“新型打车难题”展开调查,并进行了“投诉实验”。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徐媛园

    麻烦A: 多付了钱

  本报讯(记者陶盼 通讯员付静宜 林晓璐)酒后驾车当街睡着,堵了一条街,被交警叫醒的醉驾司机无证,腿部明显残疾。昨天,刘某因危险驾驶罪被江汉区人民检察院公诉。

  去年10月2日晚上9点左右,汉口火车站和金家墩长途汽车站之间堵得水泄不通,值班交警迅速赶来疏散车流,发现一辆灰色奥迪轿车居然停在了金家墩客运站门前的大马路上,车流、人流量本就巨大的该处,顷刻间严重堵塞。令交警哭笑不得的是,车里的司机正靠着座椅呼呼大睡。交警将司机刘某叫醒,发现其身上有浓重的酒气,示意他将车辆停到检查区域接受吹气检测。当刘某下车后,执勤交警更是惊愕不已,刘某腿部居然有明显残疾,车辆也是经特殊改装过的。经测试,刘某呼气中酒精含量为158.9mg/100ml,有醉酒驾驶嫌疑。后经司法鉴定中心血液检测,刘某血液中乙醇浓度高达208.09 mg/100ml,属于醉酒驾驶机动车。

    目前,滴滴所有的快车和专车类业务都为全程计费,比如它在路上堵1分钟,就要收取顾客4到5毛钱,依此累加。如果导航选择了一条堵或远的路线,那么多出来的费用上哪说理?

    司机跟导航绕路,乘客多花了40元

    上个月的一个下班晚高峰,南京市民冯小姐从奥体打了辆“滴滴快车”到北京东路。

    上车之后,司机自称不认识路,问冯小姐能不能跟着导航走。冯小姐是个“路盲”,便表示同意。没想到的是,导航带着两人从奥体绕道新街口,又从上海路绕道清凉门,选的都是南京最堵的“医院学校聚集地”。短短十七八公里的路程,绕了冯小姐50元钱。

    当时冯小姐没注意,把东西从车窗递给朋友后,就立刻返回了。到了家才发现,这一个往返的价格居然高达96元。“当时系统里给的预估价是28元,我还有25元的抵用券,算下来怎么也比打车便宜,就叫了辆快车,谁知道一趟下来比出租车贵好几倍!”冯小姐抱怨道。

    扬子晚报记者在近半年时间里,接到过的类似投诉超过10起。市民刘女士就是从珠江路打了一辆滴滴快车,想去鼓楼陶谷新村一家食品店。“当时看到预估价格才8块钱,比出租车还便宜。谁知道那司机不认识路,导航也有问题,结果把我拉到了北京西路。”

    “到最后还得花时间再走回去,我根本不知道打这趟车有什么意义!”刘女士特别憋屈地说,“你说司机错了,他也没错啊,他不认识路,跟着导航走的,但多出来的费用就要我承担?我觉得也挺郁闷的。”

    ■投诉实验

    “滴滴”赔15元抵用券

    滴滴:投诉电话很难打通,记者只好在打车结束后,在系统里将此意见编写提交上去。半个月后,记者接到了滴滴客服的电话,表示可以对司机进行批评教育,并愿意补偿记者一张15元的抵用券。不过,这15元的补偿究竟是怎么核算出来的、“批评教育”怎样执行,算是哪种程度的处罚,客服人员承认并没有相关章程可供参考,“可以与顾客协商解决。”

    神州专车:记者在百度搜索“神州专车客服”,根本搜不到电话,在APP页面也没有找到投诉方式。

    麻烦B:改付现金

    铁路12306购票有“系统崩溃”的时候,网上购物也可能遭遇“通道拥堵”。打车软件也并非“完美”,总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

    如果被司机逼着取消订单,又或者遇到重复叫车、重复付费、与司机产生口角等问题,乘客到底该如何解决和维权呢?

    司机直接取消订单,抵用券“作废”

    上周一,南京市民陈先生用滴滴打车软件叫了辆车牌号为苏A719××的出租车去南京南站。车子开出不久,驾驶员就要求陈先生把订单取消。

    “我想用支付宝支付,这样就可以使用抵用券。”陈先生明确表示不愿取消,但司机随即就单方面取消了订单。下车后陈先生越想越郁闷,就向扬子晚报记者投诉,“如果不取消我这个单子,他就要因为接单距离太近被扣掉滴米(滴米是滴滴打车给驾驶员的奖励措施,如果驾驶员愿意在早晚高峰接乘客去闹市区,可奖励滴米,以后接单时可抵扣距离快速抢单。如果驾驶员接的单子是去车站和机场,可能要被扣除滴米),但好歹应该征求下旅客的同意吧。”

    市民金小姐好几次在打专车时,也被驾驶员要求“取消订单”,直接付现金。“我直接拒绝了,如果同意不就真是打黑车了吗。”金小姐说。

    还有不少乘客在发送打车请求时,由于网络问题,一不小心发送了两个,而且都被抢了单。这下可好,如果不把两个单都付掉,就不能继续用打车软件打车。“如果不付完钱,软件就一直不能用……”不少乘客说,打了几十年车,以前遇到问题要么报警,要么拨打客管处投诉电话,但现在,真不知道怎么解决了。

    ■投诉实验

    三大软件均未回复

    一上车就被司机要求“取消订单”的情况,这是扬子晚报记者收到最多的投诉。那么,各家软件对于这个问题是如何应对的呢?

    滴滴:投诉电话依旧很难打通,向滴滴反映了订单情况,但客服也没给回复

    神州专车:投诉途径依旧没有。

    uber:可以通过发邮件的形式进行申诉,记者先向uber写了一封建议邮件,然而截至记者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麻烦C: 信息泄露

    如今,“顺风车”以低廉的价格迅速吸引了城市年轻人的目光,从此上下班早晚高峰可以搭车,说不定还可以“搭”到人生“另一半”,但信息的泄露、驾驶员的未知等,的确会给乘客造成“不安全感”。

    美女早上打顺风车,晚上被“加好友”

    “早上刚打了一辆滴滴顺风车,结果晚上这个驾驶员就来加我微信。”南京市民马小姐是个标准的“白富美”,“我知道顺风车要微信认证,但对方怎么这么容易就获得了我的信息?”

    网友“六月长安”上个月用软件拼车,遇到个奇葩司机,“一上车看我的眼神就不对,我一般坐后座,但刚一坐下这个司机就不干,非让我坐副驾,说搭他的车必须坐副驾陪他聊天,他拼车不为赚钱就为了让人陪他。最后他越说越不对,我就找了个借口又惊又怕的下车了。”这位网友说,下了车后就拨打客服电话,结果无人接听,微信客服也无人回复。

    被“骚扰”还不是乘客遇到的唯一问题,已婚的李小姐经常替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父母叫滴滴顺风车。“顺风车里有评价系统,于是我的印象一栏里,一会儿是‘大美女’,一会儿是‘气质很好的老爷子’,一会儿又是‘慈祥的奶奶’。”李小姐觉得很郁闷,便想将一些评价删掉,但她发现这些评价根本删不掉。

    让不少乘客觉得最“可怕”的事情,是碰上“新手司机”。“上次用嘀嗒拼车叫了辆顺风车,来了个新手司机,不认识路就罢了,关键她开车实在太吓人,转向灯都开错了。”市民包先生说。

    ■投诉实验

    “嘀嗒”客服万年不通

    滴滴打车的“顺风车”一上线,就在各大城市迅速扩张,让“嘀嗒拼车”有些“招架不住”。在打“顺风车”这个新生业务的过程中,乘客们遇到的问题该如何解决?

    嘀嗒拼车:客服电话一直是处于“忙音”状态。尽管乘客们也理解,拼车软件们近两年扩张太凶,服务可能有些跟不上,但这样“万年打不通”的“神一样”客服的存在,真的好吗?

    官方回应

    多数“专车纠纷” 目前很难监管

    南京市客运交通管理处表示,从目前对打车软件的投诉,分为出租车和专车。

    “如果投诉出租车司机绕路和拒载等,客管处是受理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如果专车是私家车挂靠性质,它本身就不合法,乘客打黑车的行为目前不受保护。”

    如果是合法的租赁公司的车,是不是可以在行业管理部门进行投诉?记者了解到,目前南京还没有明确由哪个部门来对租赁公司的车辆进行查处。也就是说,大部分乘客“打专车”所产生的各种纠纷,目前只能通过软件自带功能或客服电话投诉。

    “专车新规”

    拟不许私家车“接入”

    交通部近日组织了“深化出租汽车改革初步思路”会议,针对“专车”的全国性网络约租车管理办法将向社会征集意见。同时,出租车改革的指导意见也正在研究制定中,拟将出租车分为巡游出租汽车、网络预约出租汽车两大部分,“专车”属于后者。

    这份意见还提出:专车车辆档次应高于当地主流的巡游出租汽车,且不得开展低于成本价的促销活动,禁止接入私家车等非运营车辆。

    记者观察

    乘客“安全感”需要 法律和企业的良心

    当前的打车软件,正面临着两难的困境。一方面必须扩张,不停地推出顺风车、代驾、定制公交、定制校车等各种业务。另一方面,七八个业务、全国几十个城市、上百万的订单、上千万的乘客信息,势必会带来更多问题。

  刘某坦承,当晚7点,他和朋友在园博园西门一家餐馆吃饭,期间他喝了二两半白酒,一直吃到晚上八点,他开车把朋友送回家后驾车离开,路上因实在太困,才把车子停在了马路上。

    任何一个有责任的企业,都不会对消费者的要求置若罔闻。在法律法规没有正式出台的情况下,打车软件在“攻城略地”的同时,是不是也要回过头,看一看在路上正在遇到问题的乘客们还没失望的眼神,制定详细的奖惩方案,什么样的投诉需要封号多少天、什么样的投诉需要永久封号。

    我们希望相关行业部门,在制定相关法律法规时,能够考虑到正在发生的“新型打车难题”,将乘客们目前无处申诉的委屈,以法律法规的形式公之于众。以后乘客们无论是打合法的车辆、还是违法的车辆,都能在行业部门得到处罚或不处罚的意见。这才是乘客们需要的“安全感”。

  现年46岁的刘某,是武汉本地人,初中文化程度,无固定职业。刘某向警方承认,他并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车子也是借朋友的,一直是“无证驾驶”,之前从没有被发现过。

  事发次日,刘某被公安机关决定取保候审。承办检察官表示,根据公安部新修订的《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由于身体条件限制,右下肢和双下肢残疾人可以申领C5驾照,刘某不是不能开车,而是应该先申请专用驾照,再驾驶专用车辆。

本文由博彩http://www.vertu888.com/elKTC/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