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地震灾区岷县 5岁男孩冲下楼求救(图)

17/09/09

  甘肃岷县7月14日电 (冯志军 高莹)临近甘肃岷县漳县6.6级地震两周年,灾后重建和防灾减灾体系建设情况引外界关注。岷县官方13日发布消息称,当地灾后重建项目已完成总投资的85%。包括山洪灾害防治、监测预警平台在内的防灾减灾体系已初显效益。

  白墙青瓦的二层小楼,平坦便捷的水泥村道,甘甜清冽的入户自来水,靓丽静谧的现代化校舍,功能齐备的休闲文化广场……记者13日再访这里时,两年前满目疮痍的狼藉之上,已被眼前应接不暇的“新颜”所取代。

47岁保姆猝死雇主家中5岁男孩冲下楼求救(图)

发单元楼被警方封锁调查。

  2013年7月22日,6.6级地震造成岷县93人遇难,1300余人受伤,重灾区永星、永光等多个村落几乎被摧毁。而在2012年5月上旬,发生在这里的特大雹洪,也致50余人死亡和失踪。

  根据规划,岷县地震灾后重建包括城乡居民住房、公共服务设施、基础设施、防灾减灾、生态环境、特色产业等六个方面。眼下,涉及4.5万户的住房重建已具备入住条件,水电等基础设施和教育、卫生、文化等公共服务设施日趋完善。

  防灾减灾是岷县重建进程中的重要内容。岷县水务局副局长勾承渝13日向记者表示,岷县近年灾害叠加,尤其是地震后形成的多处地质灾害隐患点,对全县40多万民众生命财产和生产生活造成不同程度的威胁。

  据了解,岷县水务防灾减灾体系建设项目覆盖全县18个乡镇,60条小流域,301个行政村。2013年以来,当地进一步开展了山洪灾害调查评价,完善优化平台软件,增设监测预警站点和器材,重点地段安装图像、视频站,采购巡检车辆及设备,以提高监测预警覆盖面和时效性。

  47岁保姆猝死在雇主家中,事发时只有保姆和孩子在家

  “奶奶生病了,叫不醒……”

  5岁男孩冲下楼求救

  经警方调查,初步判断保姆因心源性猝死概率较大

  有家政企业给家政员购买意外伤害险,也有保险公司向雇主推出雇佣家政人员责任险

  本报首席记者 李阳阳 文/摄

  昨天早上,杭州城西新安嘉苑小区的楼道内,突然跑出一名小男孩,只穿着棉毛内衣裤,抓住正好经过的保安喊:“奶奶”生病了。

  保安认识这位“奶奶”,她其实是小男孩家的保姆。物业人员赶紧跟着一起上了楼,发现“奶奶”已经没了呼吸,于是报了警。

  昨天,经过警方调查,初步判断保姆去世原因心源性猝死概率较大。

  接近年底,保姆需求再度火热。不过,接连发生的保姆安全、健康问题,也引发了很多雇主的关注。昨天,钱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针对家政行业从业人员健康状况尚无明确法规规定,监管也存在空白。

  不少劳务中介坦言,东家不问,中介不会提体检的事,即使有了健康证,也不能完全保证健康和安全。不过,律师提醒,保姆要么直接和雇主发生雇佣关系,要么是和劳务中介发生劳动关系,一旦发生意外,雇主或者中介肯定有一方需要承担责任,免责的前提是有证据证明雇主或中介没有过错,或者证明保姆有重大过错和故意。

  “奶奶生病了……”

  5岁男孩冲下楼求救

  新安嘉苑小区位于杭州城西,是一个拆迁安置房小区。昨天上午,钱报记者赶到小区的事发单元楼下,民警已用警戒线暂时封锁了单元楼。10点15分,又来了两名警察,手提着勘察工具箱,走进了单元楼内。

  保安张师傅介绍,事发后是业主家的儿子先下楼求救的。“这户人家的儿子,五岁了,穿着棉毛衫,连外套都没披,从楼上跑了下来,说‘奶奶生病了,叫不醒’,我们当时觉得不对劲,马上就跟着上楼了。推开房门一看,就是他们家的保姆出事了。保姆姓吴,47岁,有时候叫她吴大姐,我们都见过的,当时她躺在床上盖着被子,根本叫不醒。”

  物业人员马上打了120,吴大姐被就近送到了省立同德医院进行抢救。昨天上午,钱报记者从医院了解到,早上9点左右,吴大姐被送到时,就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我们抢救了半个小时,很遗憾还没有反应,最后只能宣布死亡了。”

  警方对此事很慎重,现场勘察加上尸检,最后初步判断:心源性猝死概率较大。

  保姆最近常挂点滴

  已在雇主家工作五六年

  昨天上午,钱报记者在现场并没有见到7楼的业主。小区邻居介绍说,男孩的父母工作很忙,常常是早出晚归,所以家里多数情况下就是保姆和孩子两个人。“她已经在这户人家干了五六年,关系也都相处得很好,孩子是她一手带大的,直接管她叫奶奶。”

  新安嘉苑物业工作人员说,事发后,男孩已经被送到了幼儿园,雇主也赶了回来,去过医院,现正在配合警方处理善后事宜。

  在小区保洁队伍中,有吴大姐的老乡,也是安徽人。她们和钱报记者提起吴大姐和业主的关系,没有不表扬的。“我听说她有几次回老家过年,也都带上孩子的,有一年没买到车票,还是这户人家开车送她的。她家就在黄山,离杭州也还算近的。”

  省立同德医院急诊医生说,心源性猝死分两种,一种是诱发,比如精神紧张、剧烈运动、过度劳累、不良生活方式和习惯;另一种是本身身体,比如先天性心脏病等。

  采访中,钱报记者听到多名保安和保洁人员回忆,吴大姐的身体并不是很好。“最近好像一直在挂点滴……”

  昨天,吴大姐的亲属也赶到了杭州。据其中一位家人介绍,吴大姐来自安徽农村,这几年女儿出嫁了,她就外出打工,这几年一直在这户人家做保姆。“几年相处下来,就像一家人,孩子一直是她带着的,家长也很放心。”

  东家最关注保姆品行能力

  健康状况往往被忽视

  目前,吴大姐的详细死因和是否有基础疾病等问题,警方还在调查。不过,这件事再度引发雇主对保姆健康问题的关注。

  不少市民坦言,现如今,找到一位合适的保姆已经很困难,特别是临近年底,花大价钱都不一定有人愿意做保姆,这市场是供不应求啊。钱报记者随机访问发现,大家在选择保姆时,首先考虑的是保姆品行和能力。

  目前,针对家政行业从业人员健康状况尚无明确法规规定,监管也存在空白。昨天,钱报记者走访了多家劳务中介,大家都表示介绍的保姆有健康证。“必须有体检单的,我们这边指定医院或者疾控中心体检。”杭州朝晖家政服务中心工作人员介绍说。

  不过,家政公司工作人员也坦言,保姆的体检单,都是一些常规的项目,血常规、尿常规、肝功能等等,属于最普通的体检。雇主如不放心,可自带家政服务员体检,也可根据雇主的个性化要求增加体检项目,一般保姆都会配合的,但钱要由雇主自行承担。“特别是招月子保姆,或者是带孩子的,一般雇主都会要求再做一遍体检。”

  杭州家政服务业协会工作人员介绍,虽然通常情况下家政员都有健康证,但是,这个没有硬性规定——并非是强制性的。

  除此之外,很多家庭是通过熟人介绍,有的甚至是亲朋来做保姆的。雇主往往碍于面子,觉得“体检”这种要求会影响感情,保姆入户服务也就彻底省去了体检这一环节。

  法律倾向于被雇佣者权益

  建议:购买意外险降低风险

  家政服务这个行业,虽然对雇主来说,找个合适的保姆挺难,但弱者始终是家政员。如何保证她们的合法权益?打工中除了辛苦,还有疾病和安全问题。1月2日,钱江晚报就刊发了《钟点工阿姨擦玻璃从4楼摔下》的报道,发生意外的阿姨今年57岁,是一名钟点工。

  意外一旦发生,就涉及到责任和赔偿。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钱梁说,无法证明雇主(或家政公司)没有过错的,法律倾向于保护被雇佣者权益。

  他分两种情况进行了解释,一种是,雇主通过家政公司找到了保姆,那么如果发生类似意外,家政公司要承担相应责任。另一种是,雇主直接找的保姆,责任主体就是雇主。“一般情况下,在出现意外时,雇主或者家政公司要承担一部分过错责任以及赔偿。”

  当然,雇主或者家政公司也可以想办法“免责”。“证明自己没有错,且证明保姆自身有重大过错或者故意造成的。但实际情况是,保姆工作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中,雇主或者家政公司很难举证。”

  除此之外,家政行业门槛低、利润低,受到成本等因素限制,相当一部分家政公司不愿意尝试“员工制”,基本上都是“中介制”——只为雇主和家政人员牵线搭桥,不少从业人员自身也不愿意签合同。一旦发生意外,常常会引发纠纷。

  如何降低风险,律师建议,购买意外保险。

  目前,有不少家政企业也尝试给保姆购买相关保险,比如,朝晖家政服务中心就给部分家政员购买了意外伤害保险。也有一些保险公司推出雇佣家政人员责任险,保险跟着雇主走,雇主更换家政服务人员要通过电话等方式登记。

  勾承渝介绍,目前,岷县已基本完成山洪灾害调查评价外业调查任务;完成非工程措施补充完善系统软件安装;完成视频会商系统省、市、县三级联调;完成图像站、视频站支架安装;完成新建河道堤防47.8公里;完成警示牌、宣传栏支架制作。

  “山洪灾害监测预警系统实时监测雨情、水情,迅速发布预警信息,在近年强对流天气过程中发挥效益。”勾承渝表示,随着一系列项目逐步实施,避免了群死群伤,减少了人员伤亡,最大程度降低了财产损失,防灾减灾效益明显。(完)

  (线索由孟先生提供)

  本报首席记者 李阳阳

本新闻转载于太阳城申博http://www.kmfcw.net/,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