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 “死不起”逼出丧葬新风

17/06/15

  浙江省永嘉县人民检察院日前以一份长达23页的起诉书,指控32名涉嫌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罪的被告人。

  2015年,永嘉警方侦破一起贩卖珍稀野生动物的大案,现场查获了穿山甲、熊掌、娃娃鱼、猫豹、斑鸠等珍稀野生动物及其制品1500多只,其中穿山甲数量最多,有370多只。

  集中办丧、室内寄存、公园式陵园——“死不起”,逼出丧葬新风  

  丧事大操大办,劳民扰民,亲戚四邻都喊吃不消;墓穴贵,一墓难求;墓地土地消耗惊人,生态承载压力巨大……清明将至,丧葬领域的矛盾成为焦点话题。3月25-27日,记者在南通、常州等地采访发现,各地疏导民众节俭、文明、生态殡葬的创新做法正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通过引导,丧葬新风正在全省逐渐形成。

  经查,温州人阚某主要从广西人李某和广东人尹某处收购野生动物,包括活体和死体。李某等人长期在中越边境活动,先从境外低价收购穿山甲、熊掌等野生动物制品,后贩卖到国内各地。

  据起诉书指控,2012年起,阚某从被告人李某处收购穿山甲100只以上及黑熊掌4只以上;从被告人尹某处收购活体穿山甲20只以上;从被告人黄某处收购冰冻穿山甲3次共计600余斤。

  除了阚某,温州市瓯海区的张某也十分“活跃”。张某曾因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于2007年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2009被假释,2015年又“重操旧业”。

  2015年4月8日,警方在张某的住处及仓库查获疑似冰冻穿山甲18只,疑似穿山甲鳞片3袋,疑似熊掌1只,疑似穿山甲碎块8块等物。经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从张某处查获的疑似物分别为穿山甲和黑熊掌。

  经查,阚某和张某等人倒卖的野生动物,均被高价卖给温州地区的农家乐和高档会所。案发后,温州地区17名农家乐及会所负责人被以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追究刑责。

  集中办丧,不攀比不扰民

  3月26日上午,记者走进南通市崇川区殡葬服务中心,4户人家正在集中守灵的4个大厅分别治丧。不过,这里的治丧“静悄悄”:没有吹鼓手,纸钱有专门的焚烧炉,不再烟尘纸灰满天飞。

  正在为老父亲办丧事的市民李万海说,很多人办丧事,花上几万、十几万元,有些要连续吃请好多天,劳民伤财。“集中办丧,封建迷信不好搞,念经法事不要做。这里规定守灵最长三天,每个厅规格都一样,不好攀比。这样无形中引导大家文明节俭办丧,家族里有什么意见,也不会讲我们,大家很认同这种做法。”

  像这样的集中守灵点,南通市区共有14个,64%的居民选择集中守灵方式,相比于2010年刚倡导时,认可度上升了50%。“这里是市中心,周边全是居民小区。过去市民治丧习惯是在家搭棚子,吹吹打打好几天。四邻不堪其扰纷纷报警,警察来了,只能劝阻,效果甚微。”南通市公墓管理所主任蒋敏健说。

  南通是全省首家奖励集中办丧城市。该市民政局副局长陶荣龙介绍,为了引导市民集中办丧,规定城乡居民在定点机构办丧,不在小区扰民的给予1500元/户的奖励。南通还是江苏首家实施惠民殡葬的地区,财政每年拨款3000万,对不享受丧葬补助政策的居民给予800元/人的基本殡葬服务补贴,对采取生态葬和骨灰寄存的分别给予1000元和100元/年的奖励。

  据悉,今年全省都将推广南通集中办丧的做法。此外,惠民殡葬已全省全覆盖,各级财政年补贴惠民殡葬费7-8亿元,减轻了群众治丧支出的经济压力。

  骨灰寄存城乡一体推进

  生态葬被称为殡葬改革的二次革命,但从“入土为安”到完全生态葬,不可能一蹴而就,骨灰寄存就是过渡方式。省民政厅相关负责人张汉平认为,过渡要几年还是几十年,很难说,但这是改革方向。

  在繁华的南通崇川区,毗邻狼山有一座缅怀亲情,追思逝者的静谧之所——南通市东华塔陵园。进入塔楼殿堂,亭台楼阁,古朴大方。陵园负责人介绍,东华塔陵骨灰寄存价格在5000-1.5万元左右,相比墓地便宜了许多。目前园内共有穴位7万多,已经存放5万多个,预计利用率达到95%。“这也是全省利用率最高的骨灰寄存陵园。”

  在南通,骨灰寄存堂已覆盖城乡,1318个村建了近1000座骨灰堂,村民对骨灰寄存从排斥、认可到现在已成为习惯。记者在海门市悦来镇习正村就看到了新建的跨村骨灰堂,由原来的四个小村公墓合并而成,免费供村民存放,一个村就节约耕地4.6亩。愿意将家族墓迁进骨灰堂的,当地政府还给予奖励。

  “我们的陵园不向村民收取任何费用,是由村里能人、在上海办企业的宋正飞出资220万元建造,纯公益的。”在海门市长征村,村支书王玉石很为村里这座环境优美的“祠堂”自豪。目前这里已存放1100多个骨灰盒,还可使用100年。“以前村里人清明祭祖都是去田里上坟,下雨天常常弄得一身泥,现在室内葬干净整洁,节约用地,一个家族都放在一列,祭扫时更方便。”

  “从地下到地上,从入土到寄存,这是少占地的典型方式。”张汉平介绍,目前我省已有常熟、扬中等地100%实现骨灰堂寄存,公墓全部关闭,张家港、太仓等地也基本实现了全免费骨灰寄存。不过苏南苏中苏北城乡经济、风俗等差异很大,需要逐步引导。

  新批墓地,一律生态葬

  采访中,记者听到不少这样的担忧:未来会不会买不起墓地,甚至无地可葬?

  对此,张汉平表示,如果所有墓园都只卖传统墓地,肯定有土地耗尽的一天。因此,不少经营性墓园出于商业利益的考虑,打出“惜售促销”的策略。但可以肯定,未来绝不会无处可葬。近几年,全省每年都会新审批增建1-2处墓园,不过这些新增墓园必须是树葬、花坛葬等少占地、不占地的生态葬式。“资源应该由市场配置调节,在台湾,一个传统墓地可能要卖到上百万人民币,因此绝大多数人选择壁葬等节地葬。”

  因涉案人员众多,案情重大复杂,该案历经2次退查,3次延长审查起诉期限,永嘉县检察院遂于2月23日对涉案的32名被告人提起公诉。

  公诉机关认为,阚某、张某、李某等11人因非法收购、出售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穿山甲及其制品应当以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尹某等4人因非法收购、出售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穿山甲应当以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而17名农家乐及高档会所负责人则被以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提起公诉。(记者陈晓波)

  步入常州栖凤山人文陵园,河流环绕,山峦纵横,这里就是一座公园。一些常州市民看中了这里的好山好水,即便是不留名不留碑的生态葬,也愿意选择将亲人葬这里。该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舒洪喜介绍,这仅是常州一处生态葬陵园,明年清明龙城古园还将投入使用,规划建设生态葬容量1.5-2万个穴位,以生态自然的手法打造幽静祥和的园林系统。项目已通过审批,这也是全省第一座100%纯生态葬陵园。“我们要用公园式环境和人文服务,改变生态葬‘叫好不叫座’的现状。”

  而在南通,新审批的墓地“生态故园”也是以寄存、树葬、草坪葬为主,规划可使用100年,目前正在建设中。本报记者  唐 悦    本报实习生  孙 韵

本文由赌球http://www.uywang.com/bjQOrgi/fdehZJq.html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