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MERS病毒若未发生太大变化 近百头“大白”乘南航货机“移民”上海

17/10/05

  钟 南 山:病毒若不发生变异且无第二代人传人 疫情应较易控制

  疾控中心:广东发现77名密切接触者 60余名已隔离未发现异常

  上海3月18日电(王冉 谷鸽)最近迪士尼的萌神“大白”正备受全球宠爱。如今,现实版的“大白”也搭飞机来上海。18日凌晨,91头洋种猪“大白”搭乘南航CZ444货机从美国芝加哥正式抵达上海浦东机场,实现了它们横跨太平洋的移民之旅。

  据了解,这批“大白”种猪总重量高达20吨以上,为此南航货运部启动种猪运输特殊保障预案,全力保障各个运输环节安全顺畅,确保“大白”顺利抵达。

  文/广州日报记者何雪华 通讯员粤卫信 署名除外

  广州6名接触者

  番禺 2人

  花都 2人

  越秀 1人

  海珠 1人

  1

  5月26日

  韩亚航空OZ723航班

  2

  5月26日15:00

  从香港国际机场至沙头角巴士(香港车牌号码:PJ 2595)

  3

  5月26日16:46

  从沙头角至惠州的大巴(广东车牌:粤Z CH70港/香港车牌号码:HN 5211)

  联系方式:广州 020-84451025 18928824836 惠州 0752-2873011,13433449127丘医生

  寻人启事

  与时间赛跑,就是与疫情赛跑。省卫生计生委启动紧急寻人方案:有乘坐以上交通工具的旅客,请主动与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或惠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联系。

  与确诊病患同机

  广州6人被隔离

  广州日报讯 (记者伍仞)昨天,记者从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了解到,我国首例MERS患者所搭航班上,有6名接触者已经在广州被追踪到,目前已经全部送入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进行为期两周的隔离观察,暂时未见异常情况。市疾控中心强烈呼吁,更多搭乘过相关交通工具的人士及时自觉联系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以便作进一步评估及提供相关帮助。

  6名团友目前未现异常

  30日下午广州市疾控中心接到省疾控中心电话通报,惠州的MERS输入性病例5月26日所乘搭的韩亚航空OZ723航班上,有5名接触者分别在广州市番禺(两名)、花都(两名)、海珠(1名)居住。

  接报后,市疾控中心要求区疾控中心立即核实追踪,省里所提供的名单中5名接触者均已追踪到。另外通过询问已知的接触者,还追踪到一名同航班的居住在广州市越秀区的接触者。昨日凌晨0时6名接触者全部追踪到位,并已送到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进行隔离观察,目前未现异常。

  据了解6名接触者为同一旅行团的成员。

  市八医院启用负压病房

  记者从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了解到,为隔离观察6名接触者,该院已经启用了负压隔离病房,6名接触者都是单人单间接受隔离以及医学观察。负压病房使用特殊的装置令病房内的气压低于病房外的气压,即使病房内空气被病毒污染,也不会泄露到病房外,而是通过专门通道排放到固定地方处理,减少了医院内传播病毒的机会。这些接触者截至昨晚未出现发热症状,初步咽拭子测试、MERS病毒核酸检测显示为阴性。

  “我们的负压病房目前有18张床位可以用于隔离接触者、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万一今后出现更多接触者,又或者疫情在广州扩散,还可以开辟其他楼层的隔离病房使用。”市八医院院长尹炽标表示,即使出现MERS确诊病人,医院也有足够的救治准备。

  全省尚有13名密接者未取得联系

  广东省卫生计生委表示,将继续加强密切接触者的搜寻和隔离观察,通过卫生计生和公安等部门核查,确认本省应追踪的密切接触者共77人,截至目前,全省已追踪64人,全部采取集中方式隔离观察,暂无人出现不适。尚未取得联系的有13人,其中乘坐永安东巴士乘客11人(没有乘客信息登记记录),香港通报可能进入本省的同航班乘客2人(通过公安核查信息正在联系)。

  首例输入性病患

  病情加重

  省卫生计生委昨晚通报,5月29日发布的确诊病例病情较前加重,间中有高热,胸片显示渗出灶较前增多,氧合变差,符合中度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诊断。专家组根据病情动态调整治疗方案。5月31日上午,省卫生计生委派出第三批临床专家组到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指导医疗救治,并决定从6月1日起,安排省临床专家每批两人在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驻点协助、指导治疗患者。

  韩国确诊患者增至15人

  据韩国保健福祉部5月31日召开的记者会,韩国MERS确诊患者增至15人。韩国卫生当局认为,接下来的一周是中东呼吸综合征防控的最关键时期。首例患者于5月20日被隔离,而中东呼吸综合征的最长潜伏期为两周,因此6月3日之后不会再有二次感染的病例。这一周过后,感染者增加势头会大大减弱。

  预防

  早期症状类感冒

  三大人群高风险

  感染MERS-CoV病毒,潜伏期在2天至14天。早期症状很像普通感冒,多出现发热;开始发病时,患者伴有发热、咳嗽、呼吸困难等症状;病程进展,在检查中经常发现肺炎表现。胃肠道症状,如腹泻等症状也有报道。重症病例可导致呼吸衰竭,需要在重症监护室内机械通气和支持治疗。部分病例可出现器官衰竭,尤其是肾衰竭和感染性休克。

  目前认为,患有糖尿病、慢性肺部疾病、肾衰竭或免疫抑制的人群是罹患MERS的高风险人群。

  目前还未明确人类如何感染该病毒的。在某些情况下,病毒似乎通过密切接触传播。这常出现在家庭成员、病人和医护工作者之中。到目前为止,没有证据表明有持续的社区内传播。在医院内集聚性病例中,看护病人时未进行保护,人际间传播更容易。社区病例可能是因为暴露于动物、人或其他感染源而感染。

  韩国网民 他不应该出国

  韩相关部门 我们为此道歉

  广州日报讯 (记者赵海建)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疫情在韩国迅速蔓延,韩国保健福祉部长官文亨杓就未能阻止这一新型传染病的扩散作出道歉。

  疫情迅速蔓延使韩国政府的疫情应急处置能力备受媒体指责。韩国《中央日报》评论说,那名赴华韩国男子曾去医院探望了身为确诊患者的父亲,却未被列入隔离对象,负有报告义务的医疗人员也没有及时报告疫情,这些管理上的漏洞导致疫情不断扩散。

  韩国《中央日报》认为,韩国保健机构一直表示中东呼吸综合征“传染性不强”,未能切实做好应对,可见相关机构在应对疫情管理方面有很大漏洞。

  与此同时,那名赴华韩国患者也遭到批评,有韩国媒体指责他强行出国将病情扩散到中国极不负责任。不过,韩国媒体也给了患者家属辩解的机会。这名患者的妻子在接受韩国媒体采访时解释说,她丈夫的工作十分繁忙,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出差。

  韩国网友的批评似乎更激烈。有韩国网友称,这名韩国男子不顾劝告,强行出国还将疾病传染到中国,令韩国人蒙羞。不少网民对韩国医疗管理部门的存在意义表示怀疑,称赞中国医疗部门果断的应对和执行能力。

  韩国保健福祉部长官文亨杓于当地时间5月31日召开记者会表示,韩国政府没有对首例中东呼吸综合征患者及密切接触者进行妥善管理,由此引发了韩国国民的忧虑和恐慌,他对此深表歉意。“由于我们对中东呼吸综合征传染性的初步判断(不力),进而造成民众担忧和焦虑,”他说,“我们为此道歉。”他还强调,韩国MERS患者离境赴华后,中国政府迅速采取了适当的措施,韩方对此深表感谢。

  钟南山:关键在于

  是否有第二代人传人

  广州日报讯 (记者全杰 通讯员曾巧)“假如MERS病毒没有太大变化,没有第二代人传人的话,应该比较容易控制”。在昨天举行的2015亚太(广州)健康呼吸博览会的论坛上,钟南山院士表示,目前被隔离的接触者中没发现明显发烧的,但还要密切关注和观察。

  钟南山说,跟韩国男子坐同一班飞机或交通工具的人现在正在隔离观察。“还没有听到新进展,没有人有明显发烧症状,但还要密切关注,大概需要两周”。

  至于病例是否会转移到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钟南山表示,目前还在商量,要根据病人的病情发展再决定。“假如病毒没有太大变化,没有第二代人传人的话,应该比较容易控制”。

  钟南山表示,从目前情况看,“仍存在有限的人传人,但能不能够第二代再传人,目前还没有证据。”他认为本次的患者发现得比较快,防疫警惕性高,值得庆幸。

  空气净化器能杀病毒?

  论坛上,有人提问:“听说在中东国家有一种空气净化器能够杀死MERS病毒,是否存在这样的可能性呢?”

  钟南山回应称:“这有两个前提,一是MERS病人呼出来的东西能不能在房间弥漫很久,再传给别人,这个还没有得到证实。”“第二个前提是空气净化器能不能消除病毒,没有直接的资料(能表明这点)。”他表示,从一般情况考虑,紫外消毒的方法应该可以消除病毒。

  3 疑问

  传染性到底强不强?

  专家:不可轻视不必恐慌

  MERS传染性到底强不强?省疾控传防所长、传染病流行病学专业领域首席专家何剑峰直言:随着首例患者的出现,MERS进入广东是可能的,理论上二代病例再出现的可能也是存在的;关于传染性,国际公认是“有限人传人,未持续人传人”,暂未发现病毒变异,暂无广泛人传人证据。

  事实上,何剑峰不同意对MERS使用“类SARS”等说法,它与传染性极强的SARS有很大不同,虽然二者都是冠状病毒感染,但只算是同属大组别。

  世界卫生组织(WHO)2015年5月25日通报,自2012年9月至2015年5月25日,全球共有24个国家累计报告MERS确诊病例1139例,431人死亡,病死率37.8%。其中,沙特病例集中地区,截至当日,沙特累计报告MERS确诊病例1005例,死亡440人,占全球累计报告病例数的88.2%,病死率43.8%。沙特病例以男性为主,50~59岁年龄人群发病居多。

  WHO指出,MERS-CoV病毒似乎在整个阿拉伯半岛广泛循环。近期中东以外地区报告的所有病例最初均在中东感染,然后输入到中东以外地区。这些旅行相关病例在本国内似乎没有感染其他人。2013年法国和英国的输入性病例导致了有限的人传人传播。

  此次韩国首例病例,同样导致人传人感染者不断上升,可称为聚集性病例,而聚集性病例,多是发生在医院。何剑峰指出,我国首例输入性病例患者、韩国男子金某,在出境前,父亲因与MERS首例患者同一病房而感染,患者与姐姐经常探望父亲,也被传染。目前韩国当局已经确认,金某是由首例患者传染。

  对于MERS,专家表示,不能轻视它,但也不必过分恐慌。

  密接者为何一再增加?

  专家:并非疫情扩散信号

  韩国44岁男子金某5月28日上午在惠州市被寻获,当天省、市两级卫生计生部门公布其为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疑似病例,并找到35名密切接触者;5月29日,金某被确诊,密切接触者增至38人;5月30日,省卫生计生委通报,密切接触者已追踪至47人,目前所有密切接触者暂未出现不适。

  为什么密切接触者会一再增加?有人误以为这是出现新病例,或者是疫情在粤扩散的信号。

  对此,省疾控专家表示,目前公布的密切接触者,全部都是金某在入境过程、在粤行程中,曾于密闭空间有过近距离接触的人士,比如与金某同乘一班大巴的乘客,金某入住的宾馆、酒店的服务人员,金某进餐的菜馆服务人员及包厢工作人员,与金某一起参加会议的与会者,入院前后的当地医院医护人员等。

  省疾控中心副主任林锦炎,省疾控传防所长、传染病流行病学专业领域首席专家何剑峰日前就给社会“打预防针”——密切接触者数量会不断上升,因为乘坐同一班飞机或大巴(重要密闭空间)的乘客有的无实名记录,只能一点一点寻找。

  未来势头会减弱吗?

  专家:一周后就能见分晓

  韩国保健福祉部昨日通报两例新增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确诊病例。两名新增患者N某和O某均通过首例确诊病例A某感染。其中,N某与A某同住一栋住院楼,O某则常来探望与A某同住一栋住院楼的母亲。

  韩国中东呼吸综合征患者人数近两天呈现快速增长态势,仅5月29日一天就确诊5例新增病例,包括在中国被确诊的一名韩国患者。迄今已有129人被隔离观察,随着确诊患者人数增多,更多的人可能被隔离。

  美国“大白”移民为产仔

  当天凌晨到站时,“大白”们还沉浸在睡梦当中,憨态可掬。此次从美国引进的种猪为杜洛克猪,俗称“大白”,产于美国东北部,体格健壮、强悍,耐粗性能强,是一个极富生命力的品种。“大白”生长快,饲料利用率高,肉质可口,故在与其它猪种杂交时,经常作为父本,以达到增产瘦肉和提高产仔数的目的。杜洛克猪与汉普夏猪、长白猪、皮特兰猪齐名,是当代世界著名瘦肉型猪种,也是中国最常从国外引进的种猪种类之一。

  万米高空“猪窝”量身做

  要给这群“洋女婿”在飞机上搭个窝可不容易,在始发装载时就要充分考虑种猪的通风条件,种猪装载在货机的主舱,且有专门定做的种猪“房子”,保证每只种猪之间留有一定的空间,防止因装得太密而引起挤压、导致种猪缺氧死亡。而将每个种猪的“房子”装载到集装板上时,也要充分考量货机的载重平衡,合理装载,最大程度上保障万米高空的运输安全。

  活体动物“移民”检疫忙

  在“大白”的货机到达后,南航工作人员与机场、联检、海关边防等多单位密切配合,快速为客户办理清关手续;检验检疫局指定固定隔离区,安排专人对“大白”们进行喂食喂水,避免“大白”们出现水土不服等情况;同时,消毒检验检疫人员也对飞机百米之内的区域喷洒消毒液,并登机进行卫生检疫,保证整个运输过程安全。

  按照韩联社的说法,迄今韩国还没有发生三次感染的情况,所有患者均通过首例确诊患者感染。由于首例患者20日被隔离,而中东呼吸综合征的最长潜伏期为两周,因此从理论上说6月3日之后不会再有二次感染病例。也就是说一个星期后,感染者人数增加的势头会大大减弱。

  文亨杓强调,接下来的一周是中东呼吸综合征防控的“最关键时期”。 据新华社电

  活体动物的运输,在航班到达目的站后需涉及到活体动物的消毒检疫和飞机本身的消毒检疫。南航芝加哥办事处为此专门制定了专项保障流程,重点协调种猪前段卡车运输,合理安排货机航班装载,并提前告知客户至检验检疫局进行信息报备。

  据了解,南航活体运输服务在国际运输行业属于领先地位,曾多次运输大熊猫、赛马、种貂、企鹅等动物。(完)

365bet官网http://www.toosui.net/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