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首届起泡酒博览会6月开幕 动辙涨价

17/10/03

  摘要:下月,全球首个以起泡酒为主题的大型酒展——布莱起泡酒博览会(Bulles Expo)将在巴黎隆重举行,130多位起泡酒生产商将参展。

  ABSTRACT:A show dedicated entirely to sparkling wine is set to make its debut in Paris next month, with 130 exhibitors set to take part.

  揭秘北京牌私下交易 摇号政策是否应修改

  2016年3月30日,北京市政府宣布:自2016年4月11日起尾号限行措施继续延续一年。这是北京市自2011年开始实施小客车指标摇号政策五年以来,第三次确认延期。

  即将于今年6月20-21日在巴黎举行的布莱起泡酒博览会(Bulles Expo)被视为“行业一直在等待的开创性事件”。该博览会旨在促进国际起泡酒市场的发展与繁荣,并将巴黎打造成一个展示国内外起泡酒与低泡葡萄酒(semi-sparkling)的贸易平台。

全球首届起泡酒博览会6月开幕

  图片来源:bulles-expo.com

  来自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德国、俄罗斯和斯洛文尼亚的130位生产商已经签约参展,其中包括香槟种植者公会(SGV)以及阿尔弗雷德·格哈千(Alfred Gratien)、埃米尔·莱克勒( Emile Leclere)、波泽(Bause)、安德烈·罗杰( Andre Roger)和皮诺·舍沃谢(Pinot Chevauchet)等公司,与会人数预计将达5000人。 法国八大起泡酒产区也将各派代表出席——法国国家起泡酒联合会(National French Crmant Federation)将携手博伊塞特(Boisset)、沃芙·安芭(Veuve Ambal )和威铎·阿尔伯(Vitteaut Albert)等生产商为勃艮第起泡酒代言;卢瓦尔河谷的代表是歌海奈勒(Caves de Grenelle)酒庄、卢瓦尔河联盟( Alliance Loire)以及格哈千·迈耶(Gratien Meyer or Henkell&CO)公司; 波尔多产区则派出了本诺 &瓦莱丽·考维(Benoit &Valerie Calvet)酒庄作为代表 ;利穆(Limoux)产区则由保罗·玛斯酒庄(Chateau Paul Mas)代言。世界第二和第五大起泡酒生产国——意大利与西班牙也将派出强大的代表团。

  促成此次博览会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组织者认识到起泡酒在各个消费阶层的受欢迎程度日益增长,因而迫切希望将巴黎打造成起泡酒行业发展的一个重要枢纽。“在过去的十年里,起泡酒消费的增长比静止葡萄酒快三倍”,组织者说道, “买家、业内巨擘以及即将参加博览会的其他人士都非常清楚这种趋势。”

  此次博览会几乎涉及了起泡酒的所有分销渠道:酒商与零售商、餐馆与侍酒师、销售代表、活动组织者、超市采购商以及新兴的分销渠道如互联网和直销系统。

  对于那些想要买车、用车的“刚需”来说,一张车牌,或许就成了他们在这个城市造梦的绊脚石。为了取得这个通向幸福生活的牌照,他们中的很多人或租或借,甚至不惜铤而走险钻各种政策的空子。他们或许不知道,自己正游走在法律的边缘,一旦出现闪失,不仅得不到任何庇护,甚至可能造成巨大损失。

  4S店出租牌照 动辙涨价 随时解约

  李女士,北京某商业银行高层领导,工作优秀、生活幸福,唯一的缺憾,就是少了一张北京车牌。2012年,李女士在看车时发现北京一些4S店在卖车的同时提供京牌租赁业务,而且价格很低。最终,李女士购买了一辆奥迪A4L轿车,并与该4S店签订协议,以每月500元的价格租赁一个北京牌照,租期一年,到期续约。

  一年之后,4S店将每月500元的牌照租赁价格提高到了每月1000元。李女士曾私下告诉记者,以她的收入水平,每月两三千元的牌照租赁价格也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总感觉“不能放弃车牌”的软肋被捏在4S店手里,时刻担心自己会随时被对方狠宰一刀。

  2014年下半年,李女士的车子出了一次事故,需要走保险维修理赔。4S店要求李女士先行垫付维修费,但保险公司告诉李女士,由于这辆车登记在某公司名下,维修费不能赔付给李女士本人,她只能向车牌的登记公司追索。

  这样的情况还不是最糟的,李女士后来得知,销售车辆的这家奥迪4S店因经营不善面临巨额亏损,甚至有破产闭店的风险。而李女士和其他同样以租赁形式取得牌照的车主一样,其花钱购买的车子随时可能被抵押给债权方。“我现在最要紧的是赶紧找到个车牌把车子过户出来,否则不知道哪天就会有银行或者法院的人来冻结财产没收我的车。”李女士焦急的说,她把所有认识的朋友都动用起来了,就为了能借到一张车牌。

  据记者了解,北京一些有集团背景的汽车经销商,其集团内部多半会有汽车租赁公司、汽车修理厂、保险代理公司、金融公司等。在北京实行指标摇号的头几年里,一些集团会把旗下租赁公司的车牌拿出来给经销商作为促销手段。一些品牌小众、销量不佳的车型,居然靠着“买车+365元送北京牌照”的广告,创造了销量的神话。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样的做法面临很多风险,自己花钱购买的车辆不在自己名下,即使车主日后通过摇号手段取得了自己的车牌并顺利将车辆过户,但由于车辆此前曾登记在租赁公司名下,这样的车日后在出售时将面临残值较低的风险。

  为了车牌买下公司 车主秒变企业法人

  张先生的公司位于北京市霄云路的朝阳区工商行政办事大厅附近,多年来一直从事 “代办工商、税务服务”等业务,与很多民营公司、个体工商户打交道频繁。

  一次偶然的机会,张先生收了一个营业执照,该公司名下有一辆小轿车的指标,原本1万块钱收的公司,转手就卖了10万块钱。从此以后,张先生将公司的主要业务方向做了调整,专门收购有指标或有摇号资格的公司,再转给有需要的人。

  “北京牌照的指标是不能过户的,不论你是租还是借,车子都不会落在你自己名下,除非你能中签。”张先生告诉记者,他们采取的这种方法比较稳妥,一是将闲置公司的资产处理好,收购“壳子”并理清各种手续;二是将意向车主过户为公司法人,再将车辆购买或过户到该公司名下。车主想运营公司也可以,如果不想运营,每年交给他们很少的一笔托管费,按时年检、报税,保持公司状态正常就行,“实际上,就是养一个公司的壳子,专门给你挂车牌用。”张先生说。

  张先生告诉记者,公司参加摇号的资格是每年纳税10万元以上,因此,并不是随便一个公司都能参加摇号的,因此收购的成本也略高些。此外,愿意出售公司的一般都是些小企业,注册资本大多在20-50万元左右,以文化传播、营销策划、网络科技等没有门槛的小公司为主。

  据张先生透露,现在排队要买公司的人非常多,但是“货源”比较少且不稳定,由于供小于求,出售的价格几乎都在15万元以上,而且是出一个卖一个,非常抢手。

  5-15万元买牌 靠终身背户或假离婚

  “这辆200万的跑车我要了,只要能上北京牌,我立马刷卡开走。”

  面对这样目标明确的土壕,你认为销售人员能束手无策眼看着客户飞走么?当然不会。目前,在北京的二手车交易市场,活跃着一支专门收购、倒卖身份证的队伍,做的就是“职业背户人”的生意。

  北京某农产品批发市场的商户老刘,曾在2009年时花2万元购买了一辆二手小面包车运送蔬菜。限号政策实施之后的2012年,竟然有“中介”找到他想买指标和身份证。老刘把自己的小面包车过户到河北老家,将他名下的指标和身份证以5万元的价格卖了。

  “我觉得挺好的,等于车子白来的我还多挣了3万块钱,身份证给人家没啥,也贷不了款,我回头再补一个就行。”刘老汉告诉记者,他知道这些人要他的身份证是为了给车辆背户用,但他觉得既帮了人家忙自己还有钱赚挺好的,他甚至还介绍了几个同在北京打工的老乡也卖了身份证。

  记者了解到,这些“带指标”的身份证所能背户的时间以证件背面的有效期为准,有效期长的价格高一些,时间短的便宜一些。而这样一张身份证,可以倒手卖到6-12万元不等。

  还有一种卖车牌的办法则是钻了“夫妻间可以过户车辆”的空子,这也是目前唯一可以通过合法手段取得北京车牌的办法。闫小姐在京从事销售工作多年,年薪百万以上,开一辆宝马Z4跑车,无奈没有北京车牌,帅气的跑车很少敢往五环内跑。

  闫小姐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有一个自己名下的车牌,哪怕花再多钱买都甘愿。后来,闫小姐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个愿意出售北京车牌的人,落户的办法就是先与对方登记结婚,等对方将车牌过户到闫小姐名下,再办离婚手续。

  “我正犹豫呢,主要是以前没结过婚,担心自己吃亏。”闫小姐说,她不敢跟父母商量,是怕他们强烈反对。“其实我要做的就是请律师把合同条款和违约责任写清楚,朋友介绍的朋友,应该不会骗我吧。”闫小姐说,她其实心里挺犹豫的,但是除了这个办法,她实在无法取得自己名下的车牌了。

  实行了五年 摇号政策是否可以理性修改?

  2016年2月底,今年首期北京普通小客车摇号刚刚结束,根据权威部门的发布:当期665人争夺一个“个人普通小客车中签名额”,中签率由上一期的0.49%暴跌至0.15%。看到这样的数字,不知道还有谁能满怀希望地憧憬自己可以迎来幸运之神的光顾。

  无独有偶,2月中旬在网上疯转了一则“北京2016年摇号新规定”,其中提到:摇号审核阶段须交3000元保证金,摇中后弃号不买的,该保证金不再退还,且该身份证号3年内不得参与再次摇号;摇号以家庭为单位,一个家庭只允许一辆车,已经有一辆车的家庭不能再参与摇号;高校在校生、留学生等临时性北京集体户口人员不能再参与摇号……

  诚然,北京的交通拥堵状况迫在眉睫,理应多手段、多渠道,严抓共管。供暖季单双号可以研究;收取拥堵费可以试行;封闭环线主路多个出入口、打通城市3.5环可以立即实践……而最早实行、也是曾经被认为最能有效控制机动车总量的“北京市小客车摇号政策”,在单纯一刀切的总量控制下,是否存在一些有失公平的简单粗放?

  一方面,政策对于中签后弃号不购车的人没有任何约束和处罚,一个家庭多个成员可以同时参加摇号;另一方面,对于真正需要车辆的人来说,想通过中签来取得号牌无异于痴人说梦。这种情况造成的后果是:私自租赁号牌、甚至通过购买持牌人身份证为车辆背户的情况愈演愈烈;各自有车的夫妻还要将车辆过户到对方名下,腾出一个名下无车的人继续参加摇号;很多来京读书的大学生,从入学取得集体户口起就就开始参加摇号,不管自己是否要买车,不管毕业后是否留在北京工作,在他们看来,好歹要先占个指标,因为这是稀缺资源。

  此次博览会还将开设大师班、针对起泡酒经济的研究会议以及一些其他的独家专题演讲,为与会者提供更多了解这个行业的窗口。

  不可否认,在摇号政策实行的最初一段时间,确实为缓解拥堵起到了重要作用。而如今,在北京市机动车保有量总体处于高位水平,路况条件尚难立即改变的情况之下,简单的定量控制号牌增长实在难解近渴;同时,原本公平的“摇号政策”也不再是对购车需求的分批释放,而沦为了“撞大运”般的刺激游戏。

  摇号政策已经实行五年之久了,或许我们有责任,也有办法对政策的效果查缺补漏,尝试一些理性的修改。(王溪)

本文转载于365备用网址http://www.toosui.net/,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