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岁书痴一夜可读书10万字 上火车就被认出

17/08/05

92岁“敬礼老兵”回家上火车就被认出

央视截图

田定文讲解自己的《百剑图》

  “世有三剑客,我是三见客。见书店就逛,见中意新书就买,见旧书摊必淘。”

  “有人围牌桌,我挥毫书桌。有人最怕听一个输字,我却最喜书。”

  提到书,不少忙碌的年轻人认为,潜心向读只在学生时代。在渝中区两路口街道王家坡社区,有这样一名老干部,将读书坚持了大半辈子。

  田定文,今年60岁,读书、藏书、书法是他一生爱好,教书、编书、著书他样样行。2009年,他被评为重庆“十佳读书人”。今年,他被评为第33届“重庆好人”。

  读书就醉 上厕所走路都在看

  昨日上午9时,重庆晚报记者在渝中区肖家湾车站见到田老。人群中他格外打眼,大红外套搭配白色衬衫,一脸阳光。

  路上,他回忆学生时期对知识的渴望。田老老家在四川剑阁县,农村娃出生,翻开书本便沉醉其中。记得初中时一个深夜,借助煤油灯微光,他悄悄蒙在被子里看《水浒传》。正来劲,头顶突然一阵发烫,用手一摸,吓傻了,浑然不知火光已把帽子烧出个大窟窿。

  “那时读书挺贪得无厌的,放牛时趴牛背上看,回家路上边走边看。”田老说,大半辈子过去了,他曾在床上、车上、厕所写诗。更V绲氖牵捎谑背6自谑榈昕惺椋赐巧喜匏幢镒挪蝗ィ弥跫瓷湟唤榈昃拖肱懿匏跋胂胍菜愣潦橐淮罄秩ぐ伞!比缃瘢灰箍?0万字已不成问题。

  无书不读 藏书七千花费十万

  田老有一间特殊的书房,那是一间未装修的清水房,单人铁床、旧沙发、旧书柜。房里密密麻麻堆满读物,从康熙字典、新编甲骨文至军事、哲学、法律、体育、戏剧,再到古诗词、名著、金庸小说,田老可算无书不读。记录本显示,他藏书6923本,花费近10万元。

  书房立有一块醒目的棕色牌匾,写着“六书堂”,田老自号六书堂主,六书即读书、藏书、教书、编书、著书、书法。

  “世有三剑客,我是三见客。见书店就逛,见中意新书就买,见旧书摊必淘。”田老说,他坚持每年购书百册以上,在书面前他无理智可言。

  关于读书理由,田老有3个。父亲曾是乡干部,自知文化浅,重视儿女学文化。田老曾任成都军区政治部政研室副主任、研究员,19岁入伍,后考入南京政治学院哲学系,“当一个有文化的兵”是田老的梦想,也是如饥似渴读书的第二理由。就快退休,田老特别珍惜时间,“与其浪费光阴,不如读书、吸收知识,让自己强大、充盈、年轻。”

  裸练书法 一个剑字一百写法

  田老看来,读书练字相辅相成,所以从小研习书法,是他第二大爱好。

  田老有两幅书法巨作,一副为《百剑图》,高3.2米,一副为《百龙图》,长达13米,两字各有100种写法,包含甲骨文、金文、篆书、隶书、行书、草书各体。

  “书法练就人的心智和气魄。”田老拿《百剑图》举例,领头剑字的“刂”长达2.3米,一个偏旁部首,他足足练了1个月。“这是前年夏天的作品,为了进入酣畅淋漓、豪放自如的心境,我几乎没穿衣物,如同闭关裸练。”

  田老对读书、写字的狂爱,时常令他人不解,有人调侃他是书痴。田老却说,“不断学习和勇敢表现,才能真正贡献于单位和社会,好比香料,捣得愈碎,磨得愈细,香得愈浓烈。”

  田老是老热血青年,关上房门,一呆一整天,一袋饼、几盒方便面、一壶越南白咖啡,陪他战斗到天亮,“有人围牌桌,我挥毫书桌。有人最怕听一个输字,我却最喜书。”

  田老另有一个兴趣——篆刻。记者看到,19个石章作品里,最大章面边长12厘米,最小的篆刻章边长8毫米,葫芦形、椭圆形不拘一格,“文化就是这样环环相扣,学到老,思到老。”

  激励他人 他的学生今年出书

  田老是渝中区两路口街道王家坡社区党支部书记,自主择业前,曾从事多年部队政工研究,在军地发表论文、报告文学数百篇。来到重庆这些年,他忙于丰富社区文化生活,为居民义务授课,忙于著书,参与书刊编辑工作。

  卢玲是江津人,80后,身患先天性髋关节错位,靠轮椅生活,她是田老唯一的学生。卢玲自传《当幸福逆袭》,今年6月将在全国新华书店发行,讲述她身体残缺,却坚定自学成才的故事,“当初如果没有田老师肯定,我还是一蹶不振。”

  2010年,卢玲来主城参加培训,想见田老一面,没想到QQ上一说,田老却给她惊喜。“正是一年最酷热的时候,老师悄悄坐车到学校,站在我面前,大汗淋漓,短短3分钟见面,足矣让我感恩一生。”

  卢玲说,她会铭记田老的叮嘱,人生最曼妙的风景,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

  田老观点 即兴阅读不可取

  田老想借助本报,对年轻人说一些心里话。

  92岁“敬礼老兵”

  受阅前三次彩排 吃饭可“私人定制”

  那个英武、目光坚定的余新元出现在阅兵直播的电视画面里时,人们被这位92岁高龄老人标准的敬礼所感染。人们都亲切地称呼余新元老人“敬礼老兵”。

  昨日,余新元已回到鞍山家中。老人的女儿余锦玲说:“昨天晚上,我们这些孩子们和孙子还有亲属,能去的人全都去了,一共11口人去火车站把我爸爸接回了家。 ”询问起老人的状态,余锦玲表示,老人状态一直很平稳,心情不错,就是有些累了。

  从8月20日离家已经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这位参加阅兵的老兵在北京度过了今生最难忘的15天,老人兴奋地和大家说:“今天的江山来之不易,这次我们是代表众多牺牲的英雄先烈来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我们是代表他们去走过天安门。 ”

  余新元老人在接受检阅时,身着深蓝色制服,胸前佩戴着多枚勋章,目光坚毅。余新元是甘肃省静宁县人,原晋察冀军区一团副排长。他参加过平型关大捷、黄土岭围歼战、百团大战、狼牙山反扫荡等战斗,获得“抗日战斗模范”称号和独立自由奖章。 1936年,13岁的余新元参加了红军,第二年,全民抗战开始。红军改编成八路军,余新元成了115师杨成武独立团的一名警卫员,他先后参与了大大小小500余次战斗,也留下了满身的伤痕。

  58岁的余锦奇是老人的小儿子,这次是他陪着父亲去北京,半个月时间里,他和父亲一起经历了人生中最激动人心的时间。

  余锦奇回忆说,他陪爸爸去北京后住进了宾馆,有专业医护人员对老人体检,“每天都做几次体检,检查我爸爸的血压、体温、心电图等等。 ”

  饮食上,余新元和众多老兵一样受到了特殊的照顾。余锦奇说,除了数十种的自助饭菜外,老人们还可以“私人定制”。“我爸爸老家在甘肃,爱吃面食。在自助饭菜中,馄饨、饺子、面条是没有的。所以,每天都有专人询问我们是否有特殊的用餐要求。所以,这些天爸爸吃面条、馄饨的次数比较多。 ”

  第一次彩排安排在8月23日,第二次模拟彩排安排在29日。在29日,余锦奇陪着父亲上车后,老人情绪还是有些激动。“之所以让我们在20日就去北京,可能也是让老兵们慢慢适应环境,适应现场,怕他们有情绪上的大波动。 ”余锦奇说,“总共进行了三次彩排,第三次是登车彩排,安排在31日那天,当时车没有上道,主要是确定了人员的位置。 ”

  阅兵后,余新元和儿子踏上返程之旅,在火车上马上就被人认出。“当时列车上的乘务员还有旅客对我爸爸都十分关心,嘘寒问暖,把第一排最方便的位置让出来给我爸爸,我们都很感动。 ”

  沈阳市民高度评价胜利日阅兵

  退休国企职工张树生(62岁):虽然在电视里看阅兵,但也能感受到现场有多震撼,看到抗战老兵从天安门前经过那一刹那,我真的很激动。当年不是靠武器先进,而是靠着他们的坚韧精神,要不是当年他们浴血奋战,顽强抵抗,不会有我们如今的幸福生活。

  大学教师刘丽(37岁):盛大的阅兵式,让我感受到了祖国日益强大,我们的军队强大了,我们更加珍爱和平来之不易,向英雄们致敬。

  高中生刘子涵(16岁):参加阅兵式的军人们太酷了,铿锵有力的步伐,坚毅的眼神。让我们这一代深刻地体会了一次爱国主义教育,作为新时代的高中生,只有好好学习,用我们的知识来武装自己,把祖国建设得更加美好。

  网友“秀才遇到兵”:阅兵式鼓舞人心,特别是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过去和现在比起来,那真是天壤之别,我们国家现在富强起来了,在世界上的地位提高了,我们更应该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

  91岁新四军老兵

  受阅前体检全车第一

  昨日下午2时许,抗战老兵吕品乘坐火车到达沈阳北站。

  今年83岁的老伴,得知吕品回沈的时间,一直准备着去接,“一大家子都要去接,估计得坐三四车人去火车站。”尽管火车到站时间是下午2时,一家人中午12时50分许就前往火车站。

  下午3时许,吕品和家人回到了家中。大家对阅兵式都很感兴趣,但是也没有过多地请老人讲述当天的情况。吕品老伴说:“等过几天,让他休息休息再讲。 ”

  吕品是辽宁省军区第五干休所副军职离休干部,中共党员,这次是作为新四军老兵的代表出席阅兵式。吕品老伴回忆:“老伴说这一辈子枪林弹雨的不容易,让去北京参加阅兵,可给他高兴坏了,好几天睡不着觉。 ”

  “伴随信息多元化发展,年轻人图方便,追时尚,读网、读图、读手机、读电子书。”田老认为,想从书本里汲取知识,必须改掉长期浅阅读、应急式阅读和即兴阅读的习惯,“宁愿每天少读,也不要断读,最好每天坚持半小时纸质书阅读。”田老希望年轻人做事和做人一鼓作气,并且持之以恒,拒绝碎片人生。(记者 李琅 刘润)

  吕品当医生的女儿陪他到北京,后又换成在北京某部队工作的儿子。吕品的儿子讲,这次受阅老兵都接受了系统的体检,“爸爸的各项体检指标是他所在车上11人中排在第一位的。 ”

  吕品1924年5月12日出生于江苏省苏州市一个贫农家庭。 1939年4月,年仅15岁的吕品参加革命,先后参加了五里槐对日伏击战、尹庄伏击战、淮海区清剿顽匪等战斗,曾获三级独立自由勋章。

阳光在线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