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挖掘机游乐项目由冷到热365备用

17/09/23

儿童挖掘机游乐项目由冷到热40元玩5分钟(图)

朝阳公园的儿童挖掘机从山东引进,和蓝翔技校是“老乡”

2月24日,居民在振兴市场挑选蔬菜 本报记者 黄晓慧摄

  随着挖掘机成为网络段子“必备素材” 儿童挖掘机游乐项目开始火了

  儿童挖掘机 一万七一台

  最近一段时间,挖掘机成为网络一大热门话题,在各种段子后面总会来一句“那么问题来了,学挖掘机技术哪家强?”随着蓝翔技校被曝副校长率师生赴河南打人,作为该校的知名品牌挖掘机再次被众多网友调侃。近日,是杨先生在微博上晒出孩子玩儿童挖掘机的照片,竟然被转发评论了5万多次。昨天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本市多个公园和场所已经设置了儿童挖掘机游乐项目,生意已经由冷到热。

  晒儿童挖掘机 微博转发5万多

  前天,杨先生在微博上晒出几名儿童在朝阳公园玩挖掘机的照片,戏称“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截至昨天北青报记者发稿时,这篇微博已经被转发了5万多次。

  儿童挖掘机到底火不火呢?杨先生对北青报记者说:“还好,玩的人也没有那么多,家长不至于为了网络段子带孩子去专门玩这个。朝阳公园里面是个大游乐场,很多东西可以玩,大家也就是走到了,孩子想玩哪个玩哪个,而且挺贵的,40块钱玩几分钟。”

  “万能的蓝翔技校业务开拓到北京来了……”腾讯微博网友张先生最近一直在网上调侃挖掘机和蓝翔技校。他说,在网上搜索挖掘机,难以计数的段子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故事结尾配上“挖掘机技术哪家强”,生活不如意就是因为没有上蓝翔等等。甚至有网友将蓝翔的段子编入古诗古文中,引发大量转发。除此之外,大量关于挖掘机高技术操作的视频在网上被转发。

  挖掘机比较火源于最近两个事件。9月27日,长春双阳组织“金蓝领”职业技能大赛,参赛选手用挖掘机切苹果、写毛笔字,使用大机器进行精细化操作的技能令人震惊。9月中旬,媒体爆出蓝翔副校长率师生赴河南打伤校长岳父,蓝翔技校又一次在风口浪尖,越来越多的网友开始在网上调侃“问题来了,学挖掘机技术哪家强”。

  儿童挖掘机

  40元玩5分钟

  昨天下午3时许,北青报记者来到朝阳公园儿童游乐区,发现4台黄色的儿童挖掘机,每台上都有家长带着孩子操作。儿童挖掘机和普通游戏车辆较为相似,每一台前面都有一个较大的沙槽里面堆满了沙子。较小的孩子家长手把手地帮着孩子操作,较大的孩子自己通过操作盘进行操作,遥控挖掘机左右上下摆动,还可以将沙子挖出来和倒下去。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儿童挖掘机除了轮子部分被“铁轨”固定,不能移动外,其他部分和真正的挖掘机非常相似,从外观上辨识度极高。儿童挖掘机操作非常简单,工作人员简单演示之后,较大一点的孩子就能学会操作。除了一个2岁的小婴儿让家长抱着操作,不少5岁以上的孩子都是自己在操作。

  杜先生带着7岁的孩子来玩挖掘机,工作人员简答指导之后,孩子很快上手操作,不停地将沙子装载和倾泻,由于掌控角度问题,一些沙子难免落到沙槽外面,工作人员不停地将沙子重新放进沙槽中。一小时左右的时间大致有二十多名5至10岁的孩子在玩。40元5分钟的票价让一些家长望而却步,仍有不少家长买单让孩子玩。

  17000元一台

  和蓝翔是“老乡”

  “这是蓝翔办的吗?”北青报记者观察的一个小时时间内,不时有游客提到蓝翔技校,“游戏场面像蓝翔开的幼儿园。”一位游客开玩笑地说。儿童挖掘机项目负责人高文贵介绍,儿童挖掘机是今年3月份引进的,平时也不是有太多人来玩,最近挖掘机项目才逐渐升温。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除了朝阳公园外,双秀公园等处也引进了儿童挖掘机游乐项目,价格从20多元到40元不等。虽然此前开了一段时间,但都不温不火,直到最近一段时间,儿童挖掘机才被更多的人注意到。

  提起网上火爆的挖掘机段子,高先生笑了笑说:“我这挖掘机确实从山东引进的,全新的17000元一台左右,加上沙槽和沙子将近两万元。当时引进主要是考虑到小朋友比较喜欢汽车和大型机械类玩具,儿童挖掘机较为少见和新颖,绝对是汽车类玩具中的战斗机。”

  文/本报记者 刘s?/p>

  海南作为蔬菜生产基地,居民吃菜却比北上广贵出一半甚至一倍

  守着菜篮子,吃菜咋还贵(民生调查)

  核心阅读

  作为重要蔬菜基地的海南省,菜价却比北上广还贵,政府尽管频频出招抑价,却收效甚微。有关人士表示,这跟流通环节上政府调控能力弱有关。政府补贴存在大量冒领,公益性菜市场也没发挥应有作用。目前,让老百姓吃上便宜菜已经写进省政府的工作报告,被视作针对高菜价的“最强硬表态”。

  菜价为啥这样高

  “菜心平时三四块钱一斤,过年这几天5块钱一斤,还没商量。”春节期间,家住海口市府城的柯先生不禁抱怨。

  去年12月,海口市市场上菜心、地瓜叶等12种叶菜价格居高不下。元旦后,海口市采取了增产3700亩、定点平价销售等举措,并在2月组织供应6160吨平价菜,确保春节期间的市民需求。但到了春节,守着菜篮子的海口市市民,买菜时仍觉得价格贵。

  海口市菜价有多贵?在不久前召开的海南省两会上,海南省商务厅厅长叶章和坦言:过去几年海南的抑制菜价措施成效不明显,老百姓常吃菜比北上广均价高出50%甚至一倍。

  记者前往海府一横路的振兴市场,在菜价公示牌上看到:小白菜1.6元/斤,油麦菜、生菜是2元/斤,但韭菜、四季豆、茄子等北调的蔬菜仍维持在5元/斤的高位。

  价格偏高,有自然灾害造成减产的原因。记者来到海口市云龙镇角布村的田间,菜农郑跃民正看着地里长不大的青椒,一筹莫展。“前段时间天气寒了太久,青椒长不起来,没的收。一年忙到头,也就农历11月到来年3月能种点瓜菜,挣点钱。干农活看天吃饭,赶上突然降温,蔬菜就长不大、产量低。过了春节,也卖不上什么价,风险太大。”

  为啥不提高御寒能力呢?郑跃民说,镇政府一直号召村民搭大棚,但没几个人响应,“一场台风下来,大棚全毁了。平常维修大棚还要钱,算算成本,不值当。”

  海口市农业局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海口市常年蔬菜基地达到5.1万亩,其中2011年—2014年新建蔬菜大棚2900亩。一些蔬菜基地受去年7月、9月两次强台风灾损毁,仍在维修及备耕。全市常年蔬菜基地实际种植率约85%,冬季种植叶菜的基地则更少。预计全市今年共生产蔬菜28万吨,市场自给率71%。

  海口市农业局种植业处分析,除气候恶劣、基地损毁、劳动力减少等原因外,菜价高还有其他原因:“每年冬季,内地不少‘候鸟’人群入住海口。外来人口骤增,对蔬菜的需求量增大,致使菜价居高不下。海口农贸市场几乎都是企业承建,租金较高。本地菜农自种蔬菜,要经多次批发环节才到农贸市场销售,消费者感觉市场菜价贵,但种菜者实际所得并不多。”

  另外,海南在蔬菜上的“贸易顺差”,也加剧了本地人“菜少价贵”的感受。日前召开的海南全省农村工作会议披露,2014年海南全省冬季瓜菜总产量达465万吨,出岛量332万吨,占比超过70%。海南冬季北调的豆角、苦瓜、尖椒、茄子等主要菜品,生产基地直接对准岛外市场,只有少部分流入本地市场,而且“内销”价格并不低。“统计显示,海南菜在海南本地也不便宜,相对于运出岛外的海南本地菜也只便宜了20%至30%”。

  大棚建设补贴大量冒领,平价菜店惨淡退市

  近年来,无论海南省还是海口市,都采取了多项应对高菜价的举措。2012年,海南省力推“菜篮子”工程,按每人一天一斤菜的标准新建3万亩常年蔬菜基地;2013年初,海口市实施平抑菜价11条举措;2013年底,海口建成4个公益性蔬菜批发市场……

  海南两会上,叶章和表示,菜价高的一个主要根源,是流通环节上政府调控能力弱。

  据了解,全省已建成的常年蔬菜基地13万亩中,投入生产的仅为8万多亩,使用率六成多,而充分发挥效益的仅三成。去年7月,海南省审计部门对11个市县2011年至2013年度财政补贴大棚建设资金管理使用情况进行审计,发现大量违规冒领、骗取补贴资金的情况,121个大棚不是损毁就是闲置。

  有关人士表示,一些市县在建设常年蔬菜基地时,只管搭大棚,建起来后怎么管理、如何提高效益,却极少过问,出现了“种菜的拿不着补贴,拿补贴的不种菜”的不公现象。而在销售环节,曾经火了一阵的平价菜店、平价流动菜车等,也因运营成本高、管理不善、缺乏配套支持等原因,渐渐惨淡退市。

  在走访几个免摊位费、入场费的公益性蔬菜批发市场后,记者发现,菜价虽比农贸市场、马路市场的便宜,但门庭冷清。菜品单一、选址偏僻、交通不便、只批发不零售、缺乏规范管理等多重因素,导致公益性蔬菜批发市场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

  “海南的物价偏高,这是群众反映比较强烈的问题,有客观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我们作风不实,缺乏深入研究,缺乏管用可靠、执行到底的措施。”去年12月15日,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在主持座谈会时表示。

  把吃上便宜菜写进政府工作报告

  “坚决把过高的菜价降下来,真正让老百姓吃上放心菜、便宜菜。”写入了2015年省政府工作报告的抑制菜价举措,被视为海南有史以来针对高菜价的“最强硬表态”。

  去年12月以来,为应对高菜价,海口市政府组织了密集的调研和座谈会商讨,建立“菜篮子”工程建设联席会议制度。“我们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就是要让菜价回到合理区间,扩大本地叶菜的生产规模;引入市场竞争机制、降低生产和流通成本;引进并扶持龙头企业;加大设施农业的投入,本地生产、本地直销;对低收入群体、困难群体和菜农给予补贴,平衡好市民和菜农的利益。”海口市市长倪强表示。

  海口市农业局提出了“加强引导和扶持、提高现有蔬菜基地生产能力”的建议。“对近年政府扶持建设的常年蔬菜基地,要加大投资,完善基地道路建设和运输车辆、水电、排灌水系统、包装车间、田头小冷库等配备设施的建设,配备运输车辆、农业机械、产品检测等仪器设备,使基地蔬菜生产真正达到安全与高效”。

  同时,积极引导并鼓励有实力、有技术、懂管理、会经营的企业加入到蔬菜种植产业中来,将以家庭为主的种植户组织起来,成立农民专业合作社,进行规模化安全生产,以降低成本与市场风险。每年安排农业贷款担保资金,帮助农民、合作社和农业企业贷款发展蔬菜产业,建立起“菜篮子”生产贷款担保机制。

  叶章和认为,在流通环节解决菜价高的当务之急,就是要与岛外蔬菜的产地挂起钩来,减少流通环节。岛外蔬菜从产地来,直接到市县的各个批发市场,不一定都经过南北蔬菜批发市场。蔬菜批发市场既要保持适度竞争,又要阻止无序竞争。

  摄影/本报记者 袁艺

  线索提供/张先生

  有关专家建议,政府可以通过市场调节实现价格调控,菜价高时,从外地调入相应的蔬菜产品;本地蔬菜滞销时,给菜农一定价格补贴。澄迈县的果蔬运销商林先生认为,政府应首先保障岛内蔬菜的供应,然后才是有计划地外运,不能盲目地南菜北调。任何扶持和补贴资金,都要有严格的监督机制,真正落到实处。(本报记者 黄晓慧)

本新闻版权归365备用http://www.toosui.net/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