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中混乱不是民主 曾志伟笑言要与曾国祥“脱离父子关系”

17/09/16

  在笼罩着香港的一片混乱中,是时候要说一句公道话,让晕头转向的人们重新回想下一些关于民主的真谛和香港的特殊情况。

  1、香港,或者说两周前的香港,是亚洲地区最有活力的、最自由、最宽容、民族多元性和文化多样性最强的一个社区。她拥有独立的司法系统、良好的法治秩序、自由的新闻媒体,对人们的意愿表达和宗教信仰不设限制,是别的地区争相效仿的模范。尽管香港的政治体系还不算很成熟,但实际上她一直享受着民主社会所带来的各种优势。为什么呢?要知道,香港15年前才开始走上通往民主的道路,而希腊人在2500年前已经首先对民主思想进行了试验,连“年轻的”美国民主也已经跨越了260多年的风雨。

曾志伟笑言要与曾国祥“脱离父子关系”

  真人秀《我不是明星》昨晚播出了第七季最后一期节目。在之前的节目中,曾宝仪与曾国祥曾对于父亲曾志伟的身高爆出过差距悬殊的“不实数据”,这次,曾志伟竟在现场大方量身高,并直呼要和把自己身高报低的曾国祥“脱离父子关系”。

  2、民主指的是,在政府的管理下,所有够资格的公民都能平等地参与其法律提案、修订和制定等过程,一种方式是直接参与(例如通过全民公投),另一种方式是通过选举出来的代表进行间接参与,后者更为常见。为了适应各个社会所处的特定环境,民主政府进化出了很多种形式,不过法律平等、自由和法治从古至今一直被视为民主制度最重要的特征。香港就很好地体现了这三点特征。

  选举体系只是构建公民政治参与的一种方式。有人说如果不能直接选举地区或政府的领导人就等于不民主,这是不对的。绝大部分的欧洲国家都没有直接选举的地区或国家领导人,它们的民主体系并非沿袭其他国家,而是自成一体。事实上,只有极少数的民主国家会采用直接选举的方式来选举领导人。

  民主的要旨在于使政府的立法与执法这两大分支能相互制衡,而不是在于直接选举还是间接选举执法领域的领导人。民主是耐心探索如何达成双方的妥协。

  这就是香港学生被占中的领导者误导的地方,他们误认为不能无条件地直选行政长官就等于没有真正的民主。

  3、香港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她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她有一套小宪法(《基本法》)以及许多民主体系才有的特质,她有独立的司法体系,其政府的立法和执法部门也划分得很明晰。其政府首领,即行政长官拥有双重角色:他是香港的行政长官,但他也体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人民代表大会所赋予他的国家主权的特征。说中国在香港行政长官选举中没有话语权,就等于否认中国对香港行使国家主权的权力。这毫无疑问是非常荒谬的,中国当然不可能接受这一点。

  如果香港的民主自由在两周前曾受到威胁,我们肯定会知晓这一点。占中行动根本不是一场和平活动。它旨在使香港陷入停滞状态。试想,如果纽约或伦敦陷入完全瘫痪状态超过一周,美国政府和英国政府会有怎样的反应?笔者在学生时期曾经历过1968年的法国五月风暴,在1973至1974年于美国费城还经历了反对越战的抗议,所以笔者知道外国当局会有怎样的反应。而香港当局和北京当局到目前为止的行动都是非常克制的。这种克制应继续保持下去。

  4、关于改革选举方式的讨论必须在合适的环境下平稳地进行,这绝不是在大街上可以解决的事情。这个过程需要很多的时间、巨大的耐心以及高超的政治艺术。抗议的学生已经使得他们的意见为全世界所知晓。真正的考验现在才开始。他们能否成熟地以和平的方式结束他们的抗议活动?他们又怎么能继续否定香港工人阶级受宪法保护的出行自由权利和为了养家糊口所必须的工作权利呢?过去有一位法国联盟的领袖曾说过:“开始一场罢课/罢工很简单,但要明智地把握停止罢课/罢工的时机则很难。”香港的学生领袖是否能够应对这个考验,让我们拭目以待。

  要是他们无法把握好停止的时机,以后大多数的香港人就会在民主和混乱之间划上等号。我们不应该任其发生,我们应该全员参与,以重建对香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未来的信心。(作者是法国总商会前任主席)

  对于爆了自己不少料的曾国祥,曾志伟笑言:“他为了节目效果老是在节目里‘黑’我,已经准备录完回家就要脱离父子关系了。”其实要论起爆料,曾志伟比曾国祥还要厉害,他自爆父亲是足球教练,他在做演员之前是足球员,在十七岁时代表中国香港队比赛,但是身边的人都会认为他能参赛是因为父亲,他很讨厌生活在父亲的阴影底下。所以曾志伟一直告诉曾国祥:“做自己喜欢的事,不要一直待在我身边。”他认为,在这个行业里很多都是靠自己争取的。(记者 曾俊)

本新闻转载于诚信在线http://ershoufang.jishanbbs.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